欢迎光临二色商城, 您好 [请登录]   [免费注册]
成人用品商城
高档成人用品进口成人用品
成人用品网站

性高潮:身心合一才重要 真正的性高潮你有过吗

发布日期:2012-12-27

  性高潮:身心合一才重要真正的性高潮你有过吗

  其实,“如何真正做爱”最“真正”的问题,却是首先要有“真”。正如一些人告诉我们的,你尽可以有50岁的年纪,经历过“一切”,却也会突然感受到一个异样的、从未接受或付出过的--吻。

  真正的性火花是神秘的

  真正的性火花是神秘的,和技巧毫无关系。

  身心合一才重要

  与技巧至上论者的观点相反,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人们一直认为“真正的性”是性和爱的统一。人类曾经从无爱的性--以繁衍后代为目的--过渡到无性的爱--那时避孕措施尚未发明。

  1968年以后,西方进入全方位性爱时代,开始鼓励人们“不受约束地享受性快乐”,甚至可以不需要感情。尽管性革命的影响已经退潮,不能否认,现在的中国人却正在迎头赶上。

  《纽约客》上的一幅漫画,准确地为我们揭示了男女之间最传统的区别:

  一对夫妻身着睡衣坐在床上。她看上去很生气,手里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一句大大的口号:“无爱=无性”。他手里也举着自己的标语:“无性=无爱”。

  但我们几乎已不能再相信这类读物所传递的信息:承认能将性与爱分开的女人很多,而很多男人则说他们需要有感情后才做爱。

  在性爱中要敢于超越自己的局限

  在性爱中要敢于超越自己的局限

  演变还表现在别的地方:我们正从一个仅仅基于感情之上的“浪漫”模式进入“感官”情侣模式,后者追求共同体验激烈的感官享受。相信你也常常会听到身边的女友这么说:“假如遇到一个能让我产生强烈感受的人,我会嫁给他的。”

  我们因此面临新的挑战:让自己真正被深深地“打动”。

  真正的性爱总是富有颠覆性的。要敢于摆脱内心惧怕的羁绊,敢于和另一半即兴发挥,即使我们自认为彼此早已不再新鲜。

  敢于创新并面对自己身体的陌生部分,比如在做爱过程中才甦醒的疯狂劲和动物性。为那个和自己生活了很长时间的人身上所不熟悉的东西兴奋,而不是去别处寻找。

  这些是对自我的超越,远比换妻或性虐待游戏所鼓吹的好处更可贵,实际上它能粉碎我们内心的防御机制,比如那些让我们自我控制的习惯和思想:“我要是让他这么做他会怎么想?”“如果我这么做了,他会不会感到难以接受?”要摆脱来自童年的、过去的经历或潜意识中的自动约束行为,为自己和伴侣所创造的那种不可言说的、生动的、纯粹的亲密关系而感到无比惊奇。

  这是一种难以用文字表现的体验。不过,一位名叫D·H·劳伦斯(1885~1930)的作家总算做到了这一点。那是1928年,在《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一书中,他准确描述了那种体验。

  而法国哲学家米歇拉·马扎诺分析了色情的生理机制。在她看来,这段描述是无法超越的,因为它展现了一种激烈的“性爱”,而不是一些简单的性交场景。那对恋人,康妮和猎场看守人梅勒斯,经历了一场丰富、野性和全身心投入的性爱。

  哲学家说:“当他们做爱时,每个人都把自己毫无保留地献给了对方,每个人也重新发现了真实的自己。双方都摆脱了自我的控制,为了肉体而不惜名声受损,愿意面对来自社会的评判和挑战。”

  怎样的感受是高潮

  那么,我们自己呢?离这种难以描绘的体验有多远?

  为了解“真正做爱”的“真相”,我们请一批不同年龄,不同背景的男女,接受我们的访问。他们坦率地表达了他们所经历的性和爱,其中有疑惑,有陶醉,也有不满足。这些叙述,为我们每个人回答前面那个全面而生动的问题开了一个头。

  怎样的感受是高潮?

  在回答“什么是真正做爱”这个问题时,大家有一个潜在的标准,即是否达到了高潮。

  说到高潮,令人困惑的问题也随之而来。女性的高潮和男性不一样。男性的勃起、射精,都很容易被验证。而女性会比较怀疑自己的感觉,不知道到底怎样的感受是高潮。

  专家告诉你性高潮的本质

  性心理咨询专家钱坤这样解释性高潮:

  当性兴奋积累到高峰,会出现极强的发泄欲望。在发泄的瞬间,身心体验到难以描述的震撼快感,尤其是双方同时高潮,依恋、爱的情感也得到满足时,会觉得死也值了,无憾了,快乐到极点就是极乐。“西方极乐”是死了才去的地方,所以,强烈地真正地做爱是神经肌肉高度持续紧张的爆发性放松。性高潮,死本能的闪现,和登山探险、生孩子有近似之处,可以说伟大,也可以说找死。

  更多内容请点击二色商城成人用品两性健康:

  网友提问:我26岁,这半年里都没有男朋友。最近朋友送了我一个震荡器,我有点好奇,但一直没敢用过,害怕会上瘾。我这个担心多余吗?

  性爱中心:你的朋友其实是给你介绍了一个享受性爱的安全方法。如果你暂时还不愿意跟男人发生性关系或者没有合适的对象,那么你很可能会被性玩具稳定、迅速和可靠的刺激所吸引,从而着迷于一个人的性世界。

  所以,你担心的上瘾不是没有道理。但是,从另一个方面看,性玩具能使你安全而快乐地度过空窗期,满足身体的自然欲望。需要提醒你的是,工具的刺激往往更强烈,如果你想快速解决问题,它的确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婚外恋:无法忍受丈夫的谎言和自私

  20年前,柳莹按部就班地与丈夫石义相识、相恋并走入婚姻。十几年共同生活后,由于丈夫的谎言和自私,柳莹结束了这段婚姻。但因为孩子,她没有离开家。5年后,再也无法忍受下去的柳莹最终完全放弃了家庭而选择独自生活。

  手记:

  婚姻这东西经不住解释,越解释漏洞越多,就像一块玻璃被打碎了,大的碎片还好盘点,那些小的杂乱的碎片,就不那么容易收拾了,不小心还会被扎手。

  十多年的共同生活,夫妻两人冲突的细枝末节绝不是在几个小时内就能概括明了的,所以柳莹的叙述非常凌乱跳跃,婚前婚后的所有矛盾点都迫不及待地交杂而来。对方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柳莹都了然于心,因为太了解,所以她累得慌,累了,就放弃。

  这是一种极其别扭的感受,甚至让人的哭泣都找不到悲伤的由头。我觉得婚姻或者说生活中的细节有时候很可怕。

  就如同我们经年累月地构筑起一个“鸟巢”,如果忽然经历一场暴风雨,我们还知道怎么去应对,但它不知不觉被斜风细雨慢慢侵蚀,想要回头去修补恐怕就费劲了。即便重建,也不再是曾经的那个“鸟巢”。很多过去的事情是回不来的。

  生活就是回不来,成功者回不来,失败者也回不来,生活就是这么一点点让人寒心和戒备。不过希望还是存留在余下的时光中。感情大抵也是如此。

  我现在意识到,如果选择一个人跟你一起生活,一定要门当户对。年轻的时候想不到这一点,等你年纪大了就会明白,只有出身差不多的人,想法和做法才会同步。有些潜在的东西,例如对亲情、对钱的看法不同,都会影响两个人的感情。

  像我跟石义,我是军人家庭出身,家境不错,亲人之间特别重感情,对钱也没什么概念。

  石义不一样,他家的情况很复杂我不想多说,就说我跟他交往的时候,那阵儿他家很穷,想吃个水果都得掂量掂量,所以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后来他那么看重钱、看重他自己,而把家庭和责任感抛到了一边。

  我和石义之间从一开始就没有现在意义上的那种爱情,我们是到了一定年龄,按部就班地通过介绍人互相认识、来往,然后决定结婚。石义给人的感觉,包括现在很多人都说,他看上去稳重而不善谈。

  我们分开以后,周围朋友都以为是我出了问题,他们哪儿知道他在外头的表现跟在家里不一样。这种感觉,只有跟他生活在一起才能体会出来。

  其实从我跟他结婚那天起,我就模模糊糊感觉出了石义自私重利的一面。结婚前,他跟我说他订了一辆迎亲大花车,但是到了结婚那天,我才发现他只借来一辆小面包车,根本坐不下几个人,结果婚礼上娘家人就没去几个。

  婚礼当天我特别别扭,还偷偷哭了一泡。后来有一次我婆婆无意中说出他们这么做是为了省钱。

  婚后前两年,我们跟公婆住在一起,因为房子小,我们就住在一楼搭建出来的只有5平方米的临建房里,婆婆给扯了四尺红布当窗帘,剩下的被面什么的都是石义姐姐结婚时人家随礼随来的。那时候我不愿意计较这些,我觉得石义对我好就行。

  两年后,也就是1987年秋天,我们凑钱买了一间平房单过。直到1992年我们摆摊做生意前,我和石义的生活还算风平浪静,虽然他不管孩子也不愿意做家务,但我手脚比较勤快,多干一些也没什么。

  1992年春天,石义下岗了。为了补贴家用,我帮他在马路边置了一个摊位卖书。只要有空闲,我也会过去帮忙。

  就是从这时候开始,我发现石义有了变化。

  书摊一般下午五六点收摊,我跟着石义忙乎一阵儿后,到学校接孩子,然后回家做饭,石义不回家,他说累,要在附近父母家吃饭休息一会儿。

  实际上那阵儿他就开始泡舞厅了,但他不承认,他编造各种借口为自己开脱,不是家里来人了,就是三姨四叔病了,他几乎把他认识的所有朋友和亲戚都编进了谎言里。

  刚开始我还相信他,但慢慢地,我感觉出了不对劲儿。

  有一天我把孩子从学校接来后放到了奶奶家,叮嘱孩子晚上跟爸爸早点儿回家。

  但是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半夜了,孩子作业还没做。我问孩子为什么那么晚回来,孩子说一直等爸爸,爸爸去大姑那儿了。

  等我陪孩子做完作业给他洗漱完毕上床睡觉的时候,发现石义还没睡,看他满脸兴奋的样子我就知道事情绝不是那么简单。

  我这人是这样的,我可以拿自己当傻子,但你千万别拿我当傻子。像石义这样总那么晚才回家,再傻的女人也应该知道个大概。

  那阵儿我经常周五晚上带孩子回娘家,周一早上再回来。但为了探探石义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有一个周五晚上,我在娘家吃完晚饭后直奔婆家附近的一家歌舞厅,我等在门口,凭直觉我知道石义肯定在里面跳舞,最后还真让我等着了,快到半夜时我看见一个小姐亲亲热热地送他出来。

  我骑着自行车跟在石义后头,看见他回家,我也跟了进去。他还装成刚睡醒的样子问我怎么回来了,可是脸上兴奋的表情根本掩饰不住。

  当时我什么都没说,第二天我写了一份离婚协议书递给他,他抓过来就给撕了,还让我别多想,他只是跳舞锻炼身体。

  其实我不反对他跳舞,但我了解他,我知道他这个人不太会拒绝女人,容易被人牵着走。事实也是这样,1993年他跟一个叫霞的女人搭上了舞伴,那个女人让他送回家,结果这一送就送了十几年。

  1995年我从单位下岗跟着他一起经营书摊后,我负责进货、出货,他更是轻松了,没事儿就往舞厅跑。

  有一天晚上9点多我在同学家吃完饭在回来的路上,还真巧,正碰上石义骑着摩托车带着那个叫霞的女人往相反方向奔。他看见我愣了一下,一个急刹车,“哎哟”了一声,然后一给油门面无表情地走了。

  我特别别扭,回家等着他做个解释。但他进门以后若无其事地看电视,我气得在厕所直哭。

  我问不出他什么,他这个人就这样,你要问他什么事儿,他不吭声,再问,他开始胡编,你要是不依不饶地问个究竟,他就急了。所以到后来我干脆懒得管他,只是谁心里难受谁知道。

  还有一段时间,经常有一个东北小姐,专门在我不在的时候来。他们两人什么关系我不清楚,不过有那么两次我看见东北小姐给石义还饭盒来,石义慌慌张张地把饭盒塞到摩托车后备箱里,还说他不过是借饭盒给人家用。

  我讨厌他说谎,也讨厌他自私的行为。

  有一次我低血糖犯了去医院输液,我让石义先去学校接孩子然后再回来陪我,结果到半夜也没见他来。

  我没心思继续输液,自己一个人踉踉跄跄地扶着墙往家走。到家发现石义已经呼呼大睡了,我把他推醒,他解释说哄孩子睡觉他也睡着了。

  他对钱特别看重,离婚前有一天我收拾房间,擦暖气片和衣柜顶上的时候发现有几沓报纸包着的钱,等我后来再看,钱没了。

  有时我洗衣服从兜里把钱掏出来放在一边,他看见了也往自己口袋里装。

  原来我是个大大咧咧的人,自从跟他在一起就变得心细起来,但钱方面我没防着他,我没想到我们离婚的时候他把钱都转移了,我连我们这么多年赚了多少钱都不知道。

  要说我跟石义有多大的矛盾也不是,都是一点一滴累积起来的,这些小事就能把一个人的热情慢慢消磨掉。所以1997年,我决定跟他离婚。

  离婚的时候才叫有意思。刚才我说我们离婚的时候他把钱转移了,不但这样,他连房契都藏了起来。

  我说我要儿子和房子,他说:凭嘛房子给你?结果,儿子归他,他给我写了一张两万元的借条,还给我一间我们原来住的平房。

  本来我想搬出去住,但我们离婚那年,儿子正小升初,才考了200多分。我想坏了,不能因为家庭变故影响孩子。

  就这么着,我和石义虽然已经不是夫妻,但为了孩子,我留了下来。我们谁也没说出离婚的事儿,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有那么两三年时间,石义表现还真不错,每天按时出摊按时回家,也不出去泡舞厅玩了。可以说,那一段时间我们的精神状态都非常好。

  但是到了第四年,他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不但谎话连篇,而且一出去玩儿手机就关机找不着人。

  有一天我感冒了,晚上给爷俩做完饭躺在床上,他回来以后我让他摸摸我发不发烧,他就伸出一根指头碰碰我,说:没事儿,挺好。我那个难过,我想即便是普通朋友也应该关心一下吧?

  促使我离开这个家的原因是因为石义的一句话。2002年底,也就是我离婚不离家的第五年,有一次我无意中跟石义说:跟你创业这么多年,从摆书摊扩大到经营书店,我不知道家里到底有多少钱。

  他脱口而出:你问这个干什么?我还管你吃管你住呢!这话没法儿继续下去,不然又得吵起来。

  但我真是心凉了,在他心里我就是一个佣人。我累了,真的累了,那么多年家里家外地忙乎,不但得不到石义的理解,弄得自己的身体也特别不好。

  2003年正月,我收拾好换洗衣服搬了出去。他不拦我,他以为我离不开他,他跟我说:你哪儿也去不了,还得回来。其实你说石义真不了解我吗?不是。

  离家后有一天他让儿子来叫我一块儿出去吃饭,他点的菜全是我爱吃的。还有一次他约我去书店谈点儿事,他一看见我进来立刻换上了我喜欢的一首歌,那一瞬间我真有些感动,但我很清楚,只要我回到他身边,他还会变成老样子。他改不了,有些东西是骨子里的。连孩子都说:爸爸说话我都不信。

  按理说我跟石义之间的问题告一段落了,而且我也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生活。但是从今年5月份开始,石义和儿子的矛盾一点点激化起来。

  儿子今年准备高考,他经常学习到后半夜一两点钟,石义5月份考驾照,每天早晨5点多就起来去练车,他走路关门的动静大,总是把儿子吵醒,弄得孩子有一段时间睡眠严重不足。

  而且到了晚上,石义常常很晚才回家,孩子做好饭等爸爸回来,他却关机找不着人了。这还不算,刚才我跟你说的那个叫霞的女人总往家里打电话,孩子一接就不说话,然后接着打,让孩子特别烦。

  孩子高考成绩不理想,自己想复读一年再考一次,我觉得这是孩子上进的表现,但石义急了,他嚷嚷:我还得给他做一年饭呀!我也急了,我说石义你得摆正自己的位置,你也就是这两年管管孩子。

  不过为了不激化他们父子的矛盾,我给儿子做工作,我让他先找个大学上,以后还可以换专业或者考研。

  孩子同意了,但填报志愿时,父子两人又出现了问题,石义也不知怎么想的,非让孩子上外地的大学,还自作主张给儿子填了云南的一个学校。孩子急了,跟他爸爸大吵一架,最后自己选择了天津一所大学。

  最近一次他们爷俩儿冲突发生在国庆期间。“十一”孩子放假回家,他跟爸爸说上学时把家里的台灯和拖鞋拿到了宿舍,让爸爸再给他买一套放在家里。

  石义说:为什么让我买不让你妈妈买?孩子回答:妈妈没钱,妈妈欠条上的钱你还没给。

  因为这事儿,石义跟我在电话里大吼一顿,他埋怨我什么事情都跟孩子说。我觉得这很正常,孩子大了,我应该把父母之间的事儿解释给孩子听。

  但石义不理解,他放下电话就打孩子,打完孩子就走了,整个“十一”期间他都没回家。我想他在外面是有别的女人了。

  其实只是从我角度来说,我不恨他,我最理解不了的是他为什么对孩子也这样?作为一个男人,就算对老婆不好,对孩子,总应该尽到一点儿责任吧?

  更多内容点击二色商城成人用品两性健康健康两性专题

上一篇:性高潮真的与淑女无缘?

下一篇:性高潮:怎样让女人更好的享受性高潮呢?

浏览过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