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二色商城, 您好 [请登录]   [免费注册]
成人用品商城
高档成人用品进口成人用品
成人用品网站

性高潮那一刻真让我销魂呀

发布日期:2013-01-05

  性高潮那一刻真让我销魂呀

  那天早上,看到老公不在床上,正在电脑前。我没穿衣服直接坐在他的一条腿上——是两腿分开坐在他的一条腿上,他抱着我,用一只手指抚摸着我的阴蒂,我正睡眼朦胧地看着屏幕,清晨的刺激可能格外的明显,五分钟后我说别动了,好难受。

  他没停继续着,一分钟之后突然难以抑制的快感,是突然间“哗”地流出一大片的水,白色的,从他的腿上一直流到了地上。我和他都惊呆了,面面相觑,老公说了一句话:你怎么尿到我腿上了。我看着老公,羞涩地笑了,不是尿呀!我们突然间明白是喷水了。然后继续上床战斗。呵呵。之后,我们就开始了为何会“喷水”的探索,同时也开始了对G点的探索。

  趣味的探索过程

  老公用一根手指——右手的中指探索里面的G点,不停地问我:是这里吗,是那吗??还是这里呀??然后他严肃地说:这里有一条里脊肉,这里有一个窝窝,这里有一些纹,太复杂了。常常逗得我大笑不止。

  至今为止,每一次的性生活都可以达到“喷水”,半小时之内可以惯常地喷五回。第一二回水量特别的多,第三四五回的水量稍少一些。第一二回喷的高度和强度都要大于三四五回。老公在第五次喷完之后会严肃地说一句:下回少喝点水……

  “喷水”的身心感受

  好了,现在来说说我的喷水感受。做爱的时候,尽可能地投入和放松,在充满快感的同时,身体自然会有一些反应的,湿润,渴望,颤栗,极致的时候,身体会有一种释放能量的感觉,当水喷射而出的一瞬,身体是紧绷的,大脑虽说不是一片空白,但却是一片宁静,好象心灵是空灵的,幸福的感觉。第一次和第二次的喷水感觉最强烈,第五次之后,身体慢慢地宁静了……整个过程并不用太长的时间,半个小时足够了。

  曾经,我也感受不到高潮的快乐,当他冲上顶峰的一刹,我还游离在半山中,然后心里的失落感就很强,觉得自己不够完美,不够女人。而现在已不同了,觉得自己很快乐,因为是独乐不乐,与老公同乐乐。

  迄今为止,我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了喷水的快乐,无论是对阴蒂的摩擦还是对G点的触摸,都能轻易地喷水了。尤其是在发洪水的前后水量会偏多一些,平时的水量偏少一些。但是阴蒂的高潮和喷水却不能同步,会相差五秒钟左右,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有人有相同的感受吗??喷水过后的第二天都会觉得神清气爽,焕然一新。

  经验提醒与心得小结

  喷水有喷水的快乐,也有喷水的烦恼,不方便的就是喷的水太多,床单,垫子,毛巾,褥子防不胜防,经常要打一枪换个地方。老公的口头禅是喷低点喷低点,要不下回站着好了。

  男人需要注意的地方是:

  用一根手指探索G点的时候,一定要剪平指甲,以免划伤MM的嫩肉,动作要柔和些,也要有力度但不要过猛,一定要注意卫生,不要给细菌入侵的机会。其实G点不在很深的位置,只二三公分的地方,用手指轻抚,必定会让她有不一样的感受。

  至于水是从哪里喷出来的,我自认为是二处可以喷水,一处是阴道里面,必须腾空让位才能喷射,一处是阴道外面,不用让位置也能喷。也许我说的不够详细吧,希望大家能明白。

  有很多的人都不信女人的喷水,是因为能喷水的女人比较少,而在一次性爱里能够几次喷水的就更是少而又少了。还有很多的人认为是尿失禁。也许这是无法解释的托词吧。其实随便地想一想,尿失禁必定出来的是尿,但高潮喷出的水或是无色无味的,或是白色的,都不是尿的形态,可以确切地说不是尿,气味明显不同呀。

  朋友们:也许性是可以开发的,去开发你们的女人吧,让女人做一个快乐的有性的女人,做一个性福的喷水女人吧。

  如有更多内容请点击二色商城成人用品两性健康频道

  老婆性欲刚强,夜夜要销魂“我的铁杵磨成针”

  都说人老珠黄,我通常从女人的眼睛判断女人的大概年龄,可我判断不出她的年龄,她穿灰色的丝质上衣黑色的长裤,无疑她的身材与气质都很成熟。我喜欢成熟的女人,她们在床上有迷人的滋味。可我看她的眼睛,又不能断定她是成熟的。她的眼珠是纯粹的黑色,更显得她眼睛的黑白分明。眼神是清亮的,却带着似是而非的迷离,与她的成熟气质相背离。但没关系,这使她看起来更加神秘而迷人。

  她也在看我。我知道自己是一个迷人的男人,有强壮的身体与翩然的风度。我举杯对她微笑,算是打招呼。这是我的酒吧,也是我的猎艳场所。我喜欢她这样,陌生,神秘而迷人的女子。

  她走近了,对我说:“嗨!”我也说:“嗨”我看见她不言而喻的眼神。我闻到她身上致命的毒药香水味。

  她一定是一个要命的女人。

  A

  房间里,有奇异的香气。我不忍心张开眼睛去探求香气的来源,我把头埋入床上凌乱丝绒里,深深地深深地呼吸,只有呼吸,才能全情地享受这奇异的诱人的香气。

  我记起昨晚,一整夜的香艳。我跟着一个眼儿媚的灰衣女子,进了一处老式别墅。她的皮肤在汗水的滋润下像乳酪的润滑,她的嘴唇不是朱色,但火热,似可燎原的火种。夜那么短,怎么够,尽诉我对欢情的无限贪恋。

  醒醒,你得离开了。一个女声在叫我,这声音绵厚,在暗夜听来有别样的性感。我顺着声源一把抓住,把她拉过来:来,和我一起,闻这欢情的异香。她身上冰冷的衣料使我终于睁开眼睛,天,眼前这个一身白色盔甲的人就是昨晚那个活色生香的眼儿媚么?她在做什么?科学试验?她是谁?专门研究地球人的火星人?

  她站在床边,着一身厚实的白色化学工作服,她是一个冰冷的强硬的女人,她说:你得离开。我得开始工作了。

  门外阳光很亮,我快步地离开。有些晕眩,以致我一直走到街上,我才想起要看一眼昨夜我在怎样的房子里和这样一个女人一晌贪欢。

  街的两边,是各式殖民时代的欧式别墅,刚才,我到底是从哪一间走出来?

  我的朋友朱颜说:成功的一夜情就是天亮之后完全地彻底地陌生,最好的结果是你除了记得夜晚的香艳外忘记其它所有的一切,甚至不能记起她的模样。朱颜说从我对那个夜晚眼儿媚白天冷冰冰的女人念念不忘的程度来看,我是一个失败的一夜情经历者。

  朱颜是一个女人。她外表与个性均向男性化靠拢。她不是同性恋者,她也不玩一夜情。我们同情她的男友郝男,但是喜欢她。有一个时出妙语荤素不忌的女性朋友,是大多数男人都愿意的。如我。觉得自己因为迷恋一桩神秘的一夜情而变得洁身自好,甚至想为之重做良家好男是一种作贱,而更作贱的,是还要把朱颜叫来被她一针见血地刺上一刀。

  我想让自己更痛一些,来忘记一些在这个城市里为了在一排殖民时代的旧式别墅找一处特别的异香而四处乱窜的无奈。

  我说:“朱颜。我越找不到她,越觉得我爱上她。她的房间里,有一种奇异的香味。是我这辈子从来没有闻到过的异香。我一定要找到她。”

  朱颜说:“你疯了”

  是的。我想我也疯了。

  C

  在我还不知道这个世上有一种职业叫作闻香师之前,我的整个少年时代,都是在孤独地闭着眼睛辨别各种味道中度过。这是我的乐趣。从中得到的快乐甚至使我能忽略被同龄伙伴嘲笑我整天像一只狗一样四处乱嗅的耻辱。

  我迷恋眼儿媚屋里的那种异香。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所以,我叫她眼儿媚。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异香。那样奇异的香味,我从未闻到过。

  我开始在各大商场的香水专柜前停留。我试图从那些纷繁的复杂的强烈的刺激的香气中寻找到她的香味。

  一无所获

  我只发现了遇见她那晚她身上涂的香水,那种香水,有刺激性的成分麝香,这种成分,能刺激男女的欲望。这种香水,叫作毒药。我买了一瓶,喷在我遇见她的那个吧台的周围。就像一只在交配期急欲求偶的蛾,努力地发出一种强烈的欲望的味道,希望得到她的再一次光临。

  可是,她一直没有出现。直到我把喷完了两瓶毒药香水,她都没有再出现。酒吧里每天来很多的人,男人,女人,试图勾引女人的男人,和试图勾引我的女人。他们说,这香水真不错。可是没有她慢慢地走过来,眼儿媚着对我说一声:嗨。

  这使我挫败地失去了对其它女人的兴趣。

  D

  朱颜说:“很好。对女人没有兴趣的你和同样对我失去了兴趣的郝男刚巧可以凑成一对。”朱颜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像天下所有欲求不满的女人那般哀怨。关于性,朱颜从不避忌。她认为这是上帝赐给生灵最好的礼物。这正是我们喜欢她的地方。当然也包括了她的男友郝男。

  郝男此刻看起来一点也不好。他瘫在沙发上,说:“我不行了。”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通常没有一个男人会说自己不行了。特别是像郝男这样标榜自己强壮到可以搞定像朱颜那样强势的女人的男人,更是绝对不会轻易说出这一句话的。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医生告诉我,我因超强度的透支而失去了性能力。

  那你应该和朱颜分手。

  我背叛了朱颜,和一个要命的女人上了床。

  世上的女人都是要命的。那得看你遇见的这个女人有多要命。

  郝男这样形容那个女人:“她的眼角上挑,很媚。皮肤极好。身上有强烈的诱惑的香味,”我几乎整夜都在快乐着,快乐得要晕过去。可是醒来的时候,她冷冰冰的完全不是昨夜的那个人。她的态度让我认为,我的偷情真是失败至极。我在一间酒吧遇见她。可我再也没在那间酒吧重遇她。我怀念她,以致对朱颜再无兴趣。起初我以为是这样。但后来,我发现,不但是朱颜,甚至是任何女人,我都没有了兴趣。

  我看着比我更挫败的郝男,点了一支烟,我看到我的手指在颤动,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害怕。

  E

  她的腰很细,皮肤很白,胸线完美无缺。我喜欢这样的女人。向来就喜欢。我会和这样的女人谈谈情,做做爱。从十八岁那年夏天开始,我一直对这样的漂亮女人充满了兴致。我吻她的背,轻轻的,像蝶吻。我知道,女人喜欢这样的吻,她发出呻吟,柔软的撒娇的呻吟。我喜欢女人这样的呻吟,我会很兴奋。一直以来,面对着这样一个女人这样诱人的呻吟,我都会很兴奋。

  可是今天不一样,我发现自己,越吻越冷。

  门重重地关上的时候,我点了一支烟。我想,我一定只是因为太想念眼儿媚了。所以,我对别的女人失去了兴趣。尽管,她是我喜欢的丰胸细腰的漂亮女人。

  烟抽完的时候,我不得不从床上起来,驱车去医院。

  那种奇异的香气一定是存在的,我的鼻子不会骗我。而我必须面对现实。即便郝男骗我,想必医生不会骗我。

  从医院出来,接到朱颜的电话:我和郝男分手了。我很抱歉因为得不到满足而向他提出分手。但我必须如此。我是一个现实的女人。我现实到想随便找一个男人的床爬上去。当然也包括你的床。

  朱颜说完大笑,笑声里有凄凉。说得洒脱,并不见得做得洒脱,爱情面前,才是真正的人人平等。我想说即便你爬上我的床,即便我爱你,我也对你没有兴趣。最终没有说。

  我要如何告诉我的朋友,我因为一场露水情缘,而失去了性能力?

  F

  没错,我和郝男遇到的,是同一个女人。然后,我和郝男也遭遇了同样的后果。郝男比我更倒霉的是,他同时还失恋了。他很沮丧。我这样安慰他:如果让朱颜知道你先背叛了她,你可能会比现在惨十倍。郝男同意了我的观点。朱颜的个性独特尖锐,这正是她的魅力所在。

  生理与失恋的双重打击下,郝男决定放弃,离开这个城市。我没有办法劝说他留下和我一起去寻找眼儿媚。郝男不记得清晨醒来时闻到过奇异的香味,他不像我,有一个奇特的鼻子,能分辨空气中最细微的气味。他说他并不迷恋那个神秘的女子。或者,在私心里,我也是不想郝男和我一起去寻找的。我甚至对于他不似我那般迷恋她而有些欣喜。她是我一个人的。因为她的房间里,有我才能闻到的奇异香气。

  这个城市的好些街道,在殖民时期,曾是各国租界。有很多旧别墅,保存完好。我努力地回想,均想不起那一天我到底是从一间什么样的房子出来。我按仅存的印象,再次找到了那条我已经逛了许多次的街道。那条街道的两旁,种满了法国梧桐。正是盛夏,那些已经在这里默默地生长了近百年的老梧桐树像一把巨大的绿伞在天空中制造着似是而非的幻觉。我在树的阴影里闭着眼睛慢慢地走,空气中有食物的味道,香水的味道,狗的味道,青草的味道,还有各种花的味道。我在那样纷繁那样复杂的味道里仔细地分辨,我要找到眼媚儿的味道,那是仙的异香,那是妖的魅惑。我一定一定,要找到她。

  G

  我又一无所获。她带着她奇异的香气消失无踪,她现在就像无味的空气。我知道她可能在附近。也可能,她已经离开这里。总之,我找不到她。我几乎要对自己一直引以为快乐的鼻子失望透顶。

  朱颜在酒吧里等我。事实上,当我一回到酒吧,狂喜地奔向她时,我不认为她是朱颜。朱颜一向只喜欢用CK的男人香。我熟悉那种味道。那是眼儿媚的毒药!不,又不单纯是眼儿媚的毒药,那毒药里,还包含了那个冰冷而诡异的早晨的异香!那让我魂牵梦绕了半年的异香!

  我冲到朱颜面前,看着她的脸发呆。竟然不是她!可这明明是她的香水味!

  半晌,我终于找回了理智:“你换了香水?”

  朱颜有些不一样了。一时半会说不出那里不一样,但她的短发,她的干脆利落变得非常的迷人,是一种吸引男人的迷人。是因为换了香水的关系么?

  不管如何,她总算给我带来了好消息:我们杂志最近在宣传一个新品牌香水,就是我现在用的这一种,很不错?叫致命男人香。制香师是一个女人。总编让我来找你,写一期男闻香师遇上女制香师。我应下来了。你知我们杂志有国际影响。

  是她吗?会是她吗?如果是她,我不介意上一次我最讨厌的杂志。

  如果是你,那么,我闻香而来了。

  H

  杂志摄影棚。朱颜,摄影师,化妆师,甚至是搬工具的小弟,身上都飘着那种似有若无的独特异香。他们一定热爱这种香水。甚至为此而感激那个制造了这种香水的制香师。他们在谈论她。她们说她漂亮迷人,而富有一种极致的神秘的魅力。

  我也期待着将见到她。按照这个杂志栏目的安排,她将与我共同拍摄一组照片。

  她会认得我么?我也许应该问一声:“你还记得我么?”

  我多像一个中了蛊惑的的信徒。我不像郝男那样自责和怨恨,我只是想见她。强烈地强烈地想见她。我在每个不能睡去的深夜怀念她的皮肤,她的汗水,她的激情,她的纠缠,还有,她身上的异香。

  此刻,这种异香在整个空间里飘浮,无处不在。似她于我的生命。

  摄影师已经开始拍摄,我憎恨自己像个线偶一般任人摆布。但我更讨厌的是她没有出现。我冲出摄影棚抓住朱颜:“她呢?她在哪?你说过,她会来!她在哪?”

  朱颜看着我,似看一个疯子:“哦,你说的是含香?我们只知道她是个女人。我们从没有见过她。她很神秘,不愿意出镜。”

  原来,眼儿媚的名字叫作含香。原来,她并不打算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最后我总算见到致命男人香的品牌代理人苏珊,那是一个干脆利落的女子,不见得漂亮,但算会修饰自己。她眼睛大而圆。她不是她们跟里说的含香,她也不是我的眼儿媚。

  I

  那么,眼儿媚在哪呢?从小,我就是一个固执的人。我想要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我的医生朋友告诉我,这几年来,因为与一个神秘女子一晌贪欢而失去了性功能的男子并不只是我和郝男两个。我去寻找到他们。他们有的避开了我,有的大方告诉我他的经历。我能确定,他们与我一样,遇到的是同一个女子。有少数的人闻到了她身上不同寻常的香味。那种香味,与新上市的香水致命男人香很相似。

  我把致命男人香送去化验成分,得出的结果在我的意料之中,致命男人香的成分里果然包含了雄性动物的性激素。那种性激素,不是我们众所周知的麝香,而是男性性兴奋时由生殖系统所分泌出来的人类性激素。也就是说,含香通过和她选中的男子欢爱,在刺激他们兴奋后以让他们失去知觉的方式偷取了代表了他们性能力的正在兴奋中的精囊,用以提炼为致命男人香中的成分。多么巧妙而残忍的致命男人香。

  当一种特别的香味成为一种商品的时候,它的特别性也就减低了。我猜想,她一定知道,我在寻找她。她让那种异香成为了寻常,也许不过是害怕我闻香而至。

  我在各个酒吧留连。只要那种香味在,我就一定会找到她。朱颜笑我浪子回头,她知我在寻找一个神秘的女人,她说:“这就是风流的惩罚。”

  也许是这样的,那些和我一样失去了男人能力的男人们,得到了风流的惩罚。而她对我的惩罚更致命一些,因为我不但恨她,我还爱着她。

  就像我坚持地想找到她一样,她坚持地不想让我找到。

  致命男人香在市面上越卖越贵,据说,制香师隐退,致命男人香不再出产。终于,不管你有多少钱,都已经很难买到这种香水。这一种有奇异香味的香水,成为了天价绝品。时光是一种多么残忍的东西,到后来,人们只记得有一种奇异的香水,叫致命男人香,据说因为某种成分的提取极其艰难,所以成为了一种天价奢侈品。没有人记得制造这种香水的那个神秘的制香师含香。

  但我记得她,她的眼儿极媚,她散发着一种奇妙异香。我从未忘记。我深刻地记得,直到分不清楚我是因为爱她而记得她还是因为恨她而记得她。

  更多内容点击二色商城成人用品两性健康健康两性专题

  老男人如何满足你的小女人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但是男人一直在走下坡路。老夫少妻,应做到相互调适,多以情爱弥补性爱。

  近年来,老人的“壮阳”几乎成了一种时尚,特别在几位名人老夫少妻的感召下,老年人追求“性福”的人数大增。我们不否认在经过性禁锢后的人们追求性生活质量的提高是理所当然的,但也不希望人们走入误区,特别是老年人。

  老夫少妻在性欲要求和性能力上相差悬殊,是生理自然现象。年过40以后,男性在走下坡路,而女性的性要求则不降反增。有人单纯认为是男人体虚,便一味地追肥加补,结果补出了高血脂、高血压、糖尿病……也有的像天柱那样补出了脑中风。

  盲目补肾会危及生命

  还有许多老年人误把生理性变化认为是“肾阳虚”,有的可能是游医给戴上的帽子,于是便盲目地补肾,滥用壮阳药。中药中的补肾壮阳成药,大多由某些动物的睾丸(或称“肾”)、阴茎(或称“鞭”)等成分组成。这些药物为温热燥性,久服后易出现口干舌燥、口渴多饮、鼻出血、眼赤红、牙肿痛、咳吐血痰、大便干结、腹胀腹痛、肛裂、痔疮、低热、失眠多梦,心烦易怒、血压升高等一系列毒副作用,甚至会引起药物性中风,危及生命。

  “其实,女性在性生活中出现阴道排气现象,多数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专家指出,因为女性的生殖器官与腹腔相通,当腹部在运动或受外力挤压时,就会出现阴道排气。中老年妇女、产后女性因为阴道壁和骨盆底肌肉变松弛,这种情况会更普遍。而阴道肌肉的收缩锻炼能改善骨盆底松弛的状况。

  当阴道排气伴有分泌物、疼痛,或者没有性生活时也频繁排气时,就需要尽早检查,以排除阴道萎缩、会阴裂伤等的可能。

  人们习惯把女性在性兴奋时的阴道分泌物叫做“爱液”,但如果液体过多,也让女性尴尬和不安。实际上,它像男子在性兴奋时尿道口有分泌物一样,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能起到润滑作用。

  专家说,20―30岁的女性,“爱液”分泌量普遍较多,这是她们性能力健康的表现。需要提醒的是,如果患有某些疾病,如阴道炎、子宫颈炎等,阴道也会分泌出大量的液体。和“爱液”不同,这种液体在不过性生活时也会分泌,甚至有腥臭味,所以此类女性如果过性生活时体液过多,应减少或避免性生活,并尽早去医院检查治疗。

肛门润滑剂 http://www.2s.tv/gallery-85-grid.html 水溶性润滑剂 http://www.2s.tv/product-1581.html

上一篇:六个症状表明你性生活过度了

下一篇:做爱时男女阴部会有什么感受呢?

浏览过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