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二色商城, 您好 [请登录]   [免费注册]
成人用品商城
高档成人用品进口成人用品
成人用品网站

忘不掉在广州陪她的那一夜

发布日期:2012-10-24

  三年多了,这个号码一直没变。一直在等待,等待一个电话,直到昨晚,她终于打来了。

  从学校到天河客运站,打的大约要四十分钟,坐公交车大约要一个半小时,骑自行车大约要两个小时。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半了,没有公交车,骑自行车太费时,虽然我心里很清楚,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我也不再爱她了!但我不愿意再多浪费一刻,而让她孤单地等待,她已经受到伤害了。所以我决定打的到天河客运站。

  坐在车内,透过玻璃窗,广州大道、二沙岛、珠江边、五羊新城沉浸在夜色的灯光里,眩目的灯光,但我觉得并不美。

  下了的士,只见她缩缩地站在候车室的门口,昏浊的灯光下,她的头发散乱,疲惫的双眼,眼角含着泪水,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可怜的猫,样子真的好狼狈。

  她看到我,就呜咽地喊了我的名字,向我跑过来,停靠在我的身上。泪珠再次冲破了她的眼眶,哭泣的声音也在增大,

  “哭吧!哭出来了就会好受一点!”我轻声地说,拥着她坐在旁边的阶梯上,我没有带她去其他地方,因为女人受伤后最需要的是安慰和能让她能停靠着哭泣的宽厚的肩膀,而不是其他。

  虽然春天已经降到了这个城市,深夜的天河客运站,裸露的广场、依然灯光稀稀落落、冷冷清清的,夜风恣意地吹过,吹散了路边的几张报纸,发出一种哀怨声音,烟在手里一闪一闪,忽明忽暗。手指印印在她原本很美丽的脸上,嘴角边还留有淡淡的血迹,她和男朋友吵架了。她受伤了。

  看着在哭泣的她,这个悲伤的女人,关于她:

  她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也是她的初恋情人,那时候我读初三,她读初一。

  她的第二任男朋友是我初三的化学老师,也是她初三的化学老师,而且是她的班主任。我初三那年他是刚从韶关大学毕业,初出工作。人高高的、瘦瘦的、留长发,和我的关系很好,曾是我最好的老师。两年后,我上高二,在县城的一所高中。他却成了夺去我的女朋友的人。依伦理来看,老师勾引学生是不道德的,有违教书育人的宗旨。他是老师,我是学生,我当然挥不过他,在学校的学生总是挥不过老师的。一年之后,他跳槽去了珠海,他走了,留下她,他骗走了她的所有:包括她的身体;包括她的感情。

  她的第三任男朋友,就是今晚打她的人,是一个小酒吧的老板,品行不端,经常串野,在外和女人鬼混,常冲她发脾气,但她爱他,把每个月打工的工资拿去养家,有时还要为他还赌场上欠的债。今晚是他带着另一个女人回家,于是吵架,结果她被打,被赶出了家。

  现在她靠在我的肩上哭泣,泪水浸湿了我的左肩,夜风吹过,冷冷的,我默默地抽着烟,一支接一支,平时,我是不抽烟的,今晚却很想抽。我还能做什么呢?我还是一个穷学生,我一无所有,我除了用我的肩膀让她受伤后能靠着之外,我什么都做不到,要是他是她强迫她,我还可叫几个兄弟去扁他一顿。可是她爱他,她是心甘情愿地为他付出。我没有理由、也没有权力干涉这样的事情。

  或许是她真的累了,或许她真的需要闭上眼睛,靠着我慢慢的睡着了,我把外衣脱下披在她身上,继续抽着烟。夜风中,我禁不住打冷颤,没想到广州的天气也会这么冷。

  “离开他吧!你不能再这样下生活下去!”天亮了,我送她去工厂,在门口对她说。

  “我已经怀有了他的孩子,我不能不要这个小孩,也许我这一辈子不能再生孩子了,所以我不能离开他”她低着头说:“谢谢你昨晚一夜陪着我。”

  我凝视着她,仿佛是相距千里,她的眼神不再是一个少女,而是一个无药可救的死的灵魂。“需要就打个电话过来!至少你还有我,一个真正不变的朋友!”我不再说什么,搭车回学校了。

  路上我不停地听着那首歌??《DEADCANDANCE》,沉思昨夜那个迷蒙的春夜。

  有人说:骗女人的时候,不仅要骗女人的身体,还要同时骗走女人的感情,只有这样女人才不会觉得自已是被骗,也只有这样,男人才可以接着去骗下一个女人,而那个被骗的女人,只有痛苦的等待下一个人来骗,而不是回头。这也是女人人生中的插曲。

  网友提问:我26岁,这半年里都没有男朋友。最近朋友送了我一个震荡器,我有点好奇,但一直没敢用过,害怕会上瘾。我这个担心多余吗?

  性爱中心:你的朋友其实是给你介绍了一个享受性爱的安全方法。如果你暂时还不愿意跟男人发生性关系或者没有合适的对象,那么你很可能会被性玩具稳定、迅速和可靠的刺激所吸引,从而着迷于一个人的性世界。

  所以,你担心的上瘾不是没有道理。但是,从另一个方面看,性玩具能使你安全而快乐地度过空窗期,满足身体的自然欲望。需要提醒你的是,工具的刺激往往更强烈,如果你想快速解决问题,它的确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婚外恋:无法忍受丈夫的谎言和自私

  20年前,柳莹按部就班地与丈夫石义相识、相恋并走入婚姻。十几年共同生活后,由于丈夫的谎言和自私,柳莹结束了这段婚姻。但因为孩子,她没有离开家。5年后,再也无法忍受下去的柳莹最终完全放弃了家庭而选择独自生活。

  手记:

  婚姻这东西经不住解释,越解释漏洞越多,就像一块玻璃被打碎了,大的碎片还好盘点,那些小的杂乱的碎片,就不那么容易收拾了,不小心还会被扎手。

  十多年的共同生活,夫妻两人冲突的细枝末节绝不是在几个小时内就能概括明了的,所以柳莹的叙述非常凌乱跳跃,婚前婚后的所有矛盾点都迫不及待地交杂而来。对方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柳莹都了然于心,因为太了解,所以她累得慌,累了,就放弃。

  这是一种极其别扭的感受,甚至让人的哭泣都找不到悲伤的由头。我觉得婚姻或者说生活中的细节有时候很可怕。

  就如同我们经年累月地构筑起一个“鸟巢”,如果忽然经历一场暴风雨,我们还知道怎么去应对,但它不知不觉被斜风细雨慢慢侵蚀,想要回头去修补恐怕就费劲了。即便重建,也不再是曾经的那个“鸟巢”。很多过去的事情是回不来的。

  生活就是回不来,成功者回不来,失败者也回不来,生活就是这么一点点让人寒心和戒备。不过希望还是存留在余下的时光中。感情大抵也是如此。

  我现在意识到,如果选择一个人跟你一起生活,一定要门当户对。年轻的时候想不到这一点,等你年纪大了就会明白,只有出身差不多的人,想法和做法才会同步。有些潜在的东西,例如对亲情、对钱的看法不同,都会影响两个人的感情。

  像我跟石义,我是军人家庭出身,家境不错,亲人之间特别重感情,对钱也没什么概念。

  石义不一样,他家的情况很复杂我不想多说,就说我跟他交往的时候,那阵儿他家很穷,想吃个水果都得掂量掂量,所以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后来他那么看重钱、看重他自己,而把家庭和责任感抛到了一边。

  我和石义之间从一开始就没有现在意义上的那种爱情,我们是到了一定年龄,按部就班地通过介绍人互相认识、来往,然后决定结婚。石义给人的感觉,包括现在很多人都说,他看上去稳重而不善谈。

  我们分开以后,周围朋友都以为是我出了问题,他们哪儿知道他在外头的表现跟在家里不一样。这种感觉,只有跟他生活在一起才能体会出来。

  其实从我跟他结婚那天起,我就模模糊糊感觉出了石义自私重利的一面。结婚前,他跟我说他订了一辆迎亲大花车,但是到了结婚那天,我才发现他只借来一辆小面包车,根本坐不下几个人,结果婚礼上娘家人就没去几个。

  婚礼当天我特别别扭,还偷偷哭了一泡。后来有一次我婆婆无意中说出他们这么做是为了省钱。

  婚后前两年,我们跟公婆住在一起,因为房子小,我们就住在一楼搭建出来的只有5平方米的临建房里,婆婆给扯了四尺红布当窗帘,剩下的被面什么的都是石义姐姐结婚时人家随礼随来的。那时候我不愿意计较这些,我觉得石义对我好就行。

  两年后,也就是1987年秋天,我们凑钱买了一间平房单过。直到1992年我们摆摊做生意前,我和石义的生活还算风平浪静,虽然他不管孩子也不愿意做家务,但我手脚比较勤快,多干一些也没什么。

  1992年春天,石义下岗了。为了补贴家用,我帮他在马路边置了一个摊位卖书。只要有空闲,我也会过去帮忙。

  就是从这时候开始,我发现石义有了变化。

  书摊一般下午五六点收摊,我跟着石义忙乎一阵儿后,到学校接孩子,然后回家做饭,石义不回家,他说累,要在附近父母家吃饭休息一会儿。

  实际上那阵儿他就开始泡舞厅了,但他不承认,他编造各种借口为自己开脱,不是家里来人了,就是三姨四叔病了,他几乎把他认识的所有朋友和亲戚都编进了谎言里。

  刚开始我还相信他,但慢慢地,我感觉出了不对劲儿。

  有一天我把孩子从学校接来后放到了奶奶家,叮嘱孩子晚上跟爸爸早点儿回家。

  但是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半夜了,孩子作业还没做。我问孩子为什么那么晚回来,孩子说一直等爸爸,爸爸去大姑那儿了。

  等我陪孩子做完作业给他洗漱完毕上床睡觉的时候,发现石义还没睡,看他满脸兴奋的样子我就知道事情绝不是那么简单。

  我这人是这样的,我可以拿自己当傻子,但你千万别拿我当傻子。像石义这样总那么晚才回家,再傻的女人也应该知道个大概。

  那阵儿我经常周五晚上带孩子回娘家,周一早上再回来。但为了探探石义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有一个周五晚上,我在娘家吃完晚饭后直奔婆家附近的一家歌舞厅,我等在门口,凭直觉我知道石义肯定在里面跳舞,最后还真让我等着了,快到半夜时我看见一个小姐亲亲热热地送他出来。

  我骑着自行车跟在石义后头,看见他回家,我也跟了进去。他还装成刚睡醒的样子问我怎么回来了,可是脸上兴奋的表情根本掩饰不住。

  当时我什么都没说,第二天我写了一份离婚协议书递给他,他抓过来就给撕了,还让我别多想,他只是跳舞锻炼身体。

  其实我不反对他跳舞,但我了解他,我知道他这个人不太会拒绝女人,容易被人牵着走。事实也是这样,1993年他跟一个叫霞的女人搭上了舞伴,那个女人让他送回家,结果这一送就送了十几年。

  1995年我从单位下岗跟着他一起经营书摊后,我负责进货、出货,他更是轻松了,没事儿就往舞厅跑。

  有一天晚上9点多我在同学家吃完饭在回来的路上,还真巧,正碰上石义骑着摩托车带着那个叫霞的女人往相反方向奔。他看见我愣了一下,一个急刹车,“哎哟”了一声,然后一给油门面无表情地走了。

  我特别别扭,回家等着他做个解释。但他进门以后若无其事地看电视,我气得在厕所直哭。

  我问不出他什么,他这个人就这样,你要问他什么事儿,他不吭声,再问,他开始胡编,你要是不依不饶地问个究竟,他就急了。所以到后来我干脆懒得管他,只是谁心里难受谁知道。

  还有一段时间,经常有一个东北小姐,专门在我不在的时候来。他们两人什么关系我不清楚,不过有那么两次我看见东北小姐给石义还饭盒来,石义慌慌张张地把饭盒塞到摩托车后备箱里,还说他不过是借饭盒给人家用。

  我讨厌他说谎,也讨厌他自私的行为。

  有一次我低血糖犯了去医院输液,我让石义先去学校接孩子然后再回来陪我,结果到半夜也没见他来。

  我没心思继续输液,自己一个人踉踉跄跄地扶着墙往家走。到家发现石义已经呼呼大睡了,我把他推醒,他解释说哄孩子睡觉他也睡着了。

  他对钱特别看重,离婚前有一天我收拾房间,擦暖气片和衣柜顶上的时候发现有几沓报纸包着的钱,等我后来再看,钱没了。

  有时我洗衣服从兜里把钱掏出来放在一边,他看见了也往自己口袋里装。

  原来我是个大大咧咧的人,自从跟他在一起就变得心细起来,但钱方面我没防着他,我没想到我们离婚的时候他把钱都转移了,我连我们这么多年赚了多少钱都不知道。

  要说我跟石义有多大的矛盾也不是,都是一点一滴累积起来的,这些小事就能把一个人的热情慢慢消磨掉。所以1997年,我决定跟他离婚。

  离婚的时候才叫有意思。刚才我说我们离婚的时候他把钱转移了,不但这样,他连房契都藏了起来。

  我说我要儿子和房子,他说:凭嘛房子给你?结果,儿子归他,他给我写了一张两万元的借条,还给我一间我们原来住的平房。

  本来我想搬出去住,但我们离婚那年,儿子正小升初,才考了200多分。我想坏了,不能因为家庭变故影响孩子。

  就这么着,我和石义虽然已经不是夫妻,但为了孩子,我留了下来。我们谁也没说出离婚的事儿,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有那么两三年时间,石义表现还真不错,每天按时出摊按时回家,也不出去泡舞厅玩了。可以说,那一段时间我们的精神状态都非常好。

  但是到了第四年,他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不但谎话连篇,而且一出去玩儿手机就关机找不着人。

  有一天我感冒了,晚上给爷俩做完饭躺在床上,他回来以后我让他摸摸我发不发烧,他就伸出一根指头碰碰我,说:没事儿,挺好。我那个难过,我想即便是普通朋友也应该关心一下吧?

  促使我离开这个家的原因是因为石义的一句话。2002年底,也就是我离婚不离家的第五年,有一次我无意中跟石义说:跟你创业这么多年,从摆书摊扩大到经营书店,我不知道家里到底有多少钱。

  他脱口而出:你问这个干什么?我还管你吃管你住呢!这话没法儿继续下去,不然又得吵起来。

  但我真是心凉了,在他心里我就是一个佣人。我累了,真的累了,那么多年家里家外地忙乎,不但得不到石义的理解,弄得自己的身体也特别不好。

  2003年正月,我收拾好换洗衣服搬了出去。他不拦我,他以为我离不开他,他跟我说:你哪儿也去不了,还得回来。其实你说石义真不了解我吗?不是。

  离家后有一天他让儿子来叫我一块儿出去吃饭,他点的菜全是我爱吃的。还有一次他约我去书店谈点儿事,他一看见我进来立刻换上了我喜欢的一首歌,那一瞬间我真有些感动,但我很清楚,只要我回到他身边,他还会变成老样子。他改不了,有些东西是骨子里的。连孩子都说:爸爸说话我都不信。

  按理说我跟石义之间的问题告一段落了,而且我也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生活。但是从今年5月份开始,石义和儿子的矛盾一点点激化起来。

  儿子今年准备高考,他经常学习到后半夜一两点钟,石义5月份考驾照,每天早晨5点多就起来去练车,他走路关门的动静大,总是把儿子吵醒,弄得孩子有一段时间睡眠严重不足。

  而且到了晚上,石义常常很晚才回家,孩子做好饭等爸爸回来,他却关机找不着人了。这还不算,刚才我跟你说的那个叫霞的女人总往家里打电话,孩子一接就不说话,然后接着打,让孩子特别烦。

  孩子高考成绩不理想,自己想复读一年再考一次,我觉得这是孩子上进的表现,但石义急了,他嚷嚷:我还得给他做一年饭呀!我也急了,我说石义你得摆正自己的位置,你也就是这两年管管孩子。

  不过为了不激化他们父子的矛盾,我给儿子做工作,我让他先找个大学上,以后还可以换专业或者考研。

  孩子同意了,但填报志愿时,父子两人又出现了问题,石义也不知怎么想的,非让孩子上外地的大学,还自作主张给儿子填了云南的一个学校。孩子急了,跟他爸爸大吵一架,最后自己选择了天津一所大学。

  最近一次他们爷俩儿冲突发生在国庆期间。“十一”孩子放假回家,他跟爸爸说上学时把家里的台灯和拖鞋拿到了宿舍,让爸爸再给他买一套放在家里。

  石义说:为什么让我买不让你妈妈买?孩子回答:妈妈没钱,妈妈欠条上的钱你还没给。

  因为这事儿,石义跟我在电话里大吼一顿,他埋怨我什么事情都跟孩子说。我觉得这很正常,孩子大了,我应该把父母之间的事儿解释给孩子听。

  但石义不理解,他放下电话就打孩子,打完孩子就走了,整个“十一”期间他都没回家。我想他在外面是有别的女人了。

  其实只是从我角度来说,我不恨他,我最理解不了的是他为什么对孩子也这样?作为一个男人,就算对老婆不好,对孩子,总应该尽到一点儿责任吧?

  更多内容点击二色商城成人用品两性健康健康两性专题

上一篇:心身疾病对老年人性功能的影响

下一篇:忙碌夫妻该给性爱留点时间

浏览过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