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二色商城, 您好 [请登录]   [免费注册]
成人用品商城
高档成人用品进口成人用品
成人用品网站

性教育:一位女大学生的性咨询

发布日期:2016-05-29

  “我……会不会是得了性病?”她言语中充满了疑惑。

  “性病?”我也疑惑了,看性病怎么到我这儿来?但我没有拒绝她,仍微笑着问道:

  “可不可以说说你的性交史?”

  “我……没有过……”姑娘的脸一下子就变红了。

  “没有?那你为什么怀疑自己患性病?”

  她叫小云,是一个大学一年级的学生。在她七八岁时,一次暑假,出于好奇,她与表妹和邻居的两个男孩一起互相抚摸对方的性器官,感到好玩。之后,又有过几次这样的游戏。不过后来,她很快忘了这事。

  几年后,她月经来潮,并有白色粘液出现,还带有一股很难闻的气味。小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因羞于告诉母亲,自己草草处理了事。

  一天放学回家,小云看到社区内的卫生宣传栏上贴着许多预防性病的资料和画报。看着看着,小云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游戏,对照宣传资料上说的性疾病传播方式,她不由得感到紧张起来。再联想到自己月经来潮时出现的白色粘液,她开始怀疑自己得了性病。后来她一直为此紧张不安。

  小云的妈妈察觉到了她的变化后,追问之下,小云把白色粘液的事向妈妈说了。妈妈带着小云去医院检查,确认为白带增多。小云服了几副药后,白带的问题很快就解决了。

  可是小云心中的疙瘩却没有解开。她总是想着小时候玩那种游戏时的场景,想着资料上的内容,仍常为自己会得性病而担心不已。小云变了,变得寡言少语。

  上高中后,特别是高三,小云的这种想法更强烈了,甚至有些过分敏感。她担心这事会让他人知道,特别是男同学,怕他们嘲笑自己。平时上课,也常走神,成绩当然受到很大影响。父母和老师多次找她谈话,但她总是羞于启齿。

  考上大学后,性病的阴影仍缠绕着小云,她时常会感到浑身瘙痒不适。她很担心自己不能坚持读完大学,精神为此痛苦不已。所以,她今天来到了我这里。

  听着小云的叙述,我知道她确实患病了,不过不是性病,而是心病??疑病症,又称疑病性神经症。

  疑病症的患者常表现出对自己身体健康状况的过分关注,常为自己身体的一些极微小的变化而感到极大的恐慌和不安。他们甚至深信自己已患了某种疾病,并感觉伴有某些躯体的特殊不适。为此,疑病症患者忧心不已,四处求医,但经检查却又被告知无疾病。这一切,其实都是心理因素在作祟。小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色非网

  但是小云的病情是怎么形成的呢?我开始解释给她听:

  “人在童年的时候,对性知识是一无所知的。出于好奇心,小时候玩一些所谓的性游戏,是一种正常行为。你在青春期的前后,有没有老师或家长给你讲过有关性方面的知识?”

  “没有。”小云答道。

  “这就对了。在你看到关于性病宣传资料之前,性知识几乎一片空白。你看到的那些资料就是你所接受到的第一手性资料。正如小猫会把第一次睁开眼所看到的动物当成是自己的妈妈一样,那些资料占据了你性知识的领域。这时,你联想到自己月经的白色粘液,不自主地就把它与性病联系在一块了,你就开始怀疑自己有性病了。性病的严重性让你感到害怕。”

  “哦,是这样!”小云听完我的分析,释怀了。但紧接着又问了一个问题:

  “怎样才能消除我这个心病呢?”

  我很高兴给她讲这个问题,因为患者乐观而积极配合的态度,其治疗的成功率是比较高的。

  “首先,向你讲解关于性病的基本知识,暴露你最为担心的心理问题,树立治疗的信心;其次,对这些心理问题进行分析解释,想办法进行识别、疏导;再次,布置家庭作业,让你自我分析,医生和家属作‘协同指导’,帮你找到症结所在;最后,通过放松训练,改变你紧张焦虑的情绪,以达到逐渐放弃疑病的想法。”

  的确,有了小云的积极配合,一个多月后,她就摆脱了“性病”的困扰。

女士用品 http://www.2s.tv/gallery-12-grid.html

  长期以来对性知识的封锁使不少人对此一无所知,一旦了解之后则获益非浅,不过,由于传统性观念的束缚,他们还不免有些担忧。生殖器刺激包括男对女和女对男两种形式,中国旧时的性爱小说中分别称为品玉、品箫;舌耕之道,樱口之枝。这些雅称虽不能作为学术名词,但作为翻译用语却大体相宜而且简练别致,可惜人们至今尚未给这两种刺激方式授与正式的学术称谓。口交艺术曾盛行于中外历史,只是近一、二个世纪以来曾属禁忌。美国某些州的法律可判口交者15年以下徒刑,但有人指出,如果真的实行这条法律,那么监狱内的美国人将远远超过临狱外的人。

  本世纪中期金赛的调查揭示了人类性行为的种种奥秘之后,人们才突然从睡梦中醒来。那时就有半数妇女承认有过口交经历,受教育越多,实施口交的人就越多。25岁以下者普遍接受这一事实。一份收集了10万答卷的调查报告表明,经常口交的妇女有40%,偶而施行者48%,从未口交者仅7%。

  喜欢接受的占62%,完全反对接受口交的仅6%。一位性研究人员指出如果说革命已经发生,那显然是发生在口交的实践和普遍接受上。人们已逐步认识到口交不仅仅是正常的而且是很有积极意义的,热衷于口交的妇女中认为性生活和谐美满的人是未尝试者的一倍。

  口交对于具有种种性功能障碍者,对于残疾人来说更是摆脱精神苦闷和沉重精神压力,建立适当性生活的最有效和最合理的方式。既然性活动是那么神奇而具有无限魅力,其表现形式又是那么丰富多采,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人为地把某种性行为方式赋与正确、合理、道德的含义,而把另一些行为方式指责为错误、异常、甚至伤风败俗的呢?通常人们会以口交为污秽肮脏之举动而避之唯恐不及,事实上生殖器上的细菌未必就比口与手上的细菌多,若是清洗干净就不存在洁净与否的问题了。至于性病等的传播,不要说口交,就连医生检查病人都有传染的可能,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我们这里说的只是婚内夫妻之间的性活动,决非不洁性交,所以谈不上性病的传播。

  当然要尊重对方的意愿,决不能以此强人所难,一定要互惠平等,礼尚往来。口交的体位与技巧没有特别交待的必要,任何体位、任何方式、只要可能、只要对方感到兴奋就不妨一试,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差异很大,全凭夫妻双方互相摸索、探讨和演练了。

  无论如何,口交所能给予对方的必然是最强烈、最有效、最令人激动的性刺激。尤其是所谓的69式,使双方能同时对对方施以口对生殖器刺激,它往往成为男女双方性活动的压轴戏。古代八卦图中的阴与阳的画法“黑白鱼形”实际上就是69式的生动写照,可见69式源远流长。这就是近几十年来口交风靡全球广为人们所接受的重要原因。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样看待口交呢?大多数性学家的意见是:只要是发生在夫妻之间的,双方都能够接受的性行为,都是正常的性行为。

女士用品 http://www.2s.tv/gallery-12-grid.html

  租房想租到好房子真是全靠运气,今年我的运气不错,找到一个好小区的房子又离公司近,合同的价格非常公道,被我捡到这个便宜,主要是合住的人有养宠物。和我合住的是两位男性,一个叫林宇,一个叫王康,两个人也都是上班族。看到网上的合租发布消息,很多人都打了退堂鼓。我倒是无所谓,总比被房东赶走睡大街的好。

  我和这两个合租人倒是相处愉快,我的性格像男孩,熟悉了之后我们还会经常一起看球、唱歌。有一次看英超,我们边喝酒边看球,我的酒量好,虽然很晕还算清醒,可是另外两个大男人都已经醉倒了。我费了很大力气将他们两个摆在床上了之后,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趴在床上,三个人就这样睡着了。

  睡梦中,我迷迷糊糊感觉有人亲我,就在那双唇碰上的时刻,我感觉腰上忽然一紧,被人抱住狠狠地甩过去,把我压在了身下。我一慌,看着压在我身上的林宇,“你没事吧,我······”话还没说完,双唇就被封住了,一条滑嫩的舌头伸了进来。

  酒精已经让我头昏脑胀的,被吻到更晕,只觉得自己的裙子被人撩起来了,堆在了腰间,两条腿被人分开,有个坚硬的东西抵着我。我觉得自己一丝力气都没有,上身的T恤被林宇粗鲁地扯了下来,并随即将手伸到了我的下身,撤掉了那条纤薄的内裤,毫无预警地就撞了进去,开始了连续地猛烈的撞击。

  他似乎是方才进入的并不满意,将我的腿抬起了一条,放在他的肩膀上,再次开始进攻,狠狠地抽插了起来,我的手死死地抓住了床单,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点点被点燃的感觉,身体里似乎有什么被撩拨着,非常舒服,并慢慢开始呻吟起来。

  “嗯……啊……嗯哪……”也许是因为我的呻吟声,王康也缓缓地醒了过来,他竟然也加入了“战局”,一边吻我,一边在胸口画着圈圈,咬着我的耳垂,我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好像全身都在触电一般,感觉自己快融化一般·······

  之后恍然听到一个男人低低的喘息,林宇瘫倒在我身上。随后我的双臂突然又被抓着,臀部被拖着,一下子被坐在了王康的身上·······(文/梅也)

  版权说明:本文章版权属二色商城成人用品两性健康,未经许可,任何自然人、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全部或局部转载、仿制。

上一篇:性教育:90后少女为何性行为心理

下一篇:性教育:乖乖女为何如此滥交?

浏览过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