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二色商城, 您好 [请登录]   [免费注册]
成人用品商城
高档成人用品进口成人用品
成人用品网站

深夜发现老公在书房偷偷自慰

发布日期:2017-05-28

  惨痛的教训是那么刻骨铭心,这一次我千万遍地叮嘱自己:同样的错误绝不能犯第二次!我知道,海忠正值壮年,那方面的需求很强烈,为此我尽量避免刺激他。晚上一起看电视时,当画面上出现激情镜头,我马上换台;以前睡觉时,我和海忠共用一床被子,现在我特意加了一床被子,各睡各的。

  但令我气恼的是,每天晚上海忠都会试探地把手伸到我的被窝里,我生气地把他的手打回去。后来,我干脆在书房里为海忠放了一张单人床,将他赶到书房里睡。

  正常的生理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海忠烦躁不安。好几个晚上,海忠半夜起来上卫生间,然后蹑手蹑脚地走进我的房间,轻轻推醒我,涎着脸说:“就一次,好吗?”他可怜兮兮的表情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真想满足他一次,可一想到孩子,我还是硬着心肠把他推开了。

  海忠狠狠瞪了我一眼,出去了,我也有些生气:“你一个成年男人,难道这点自制力都没有吗?如果我满足了你的要求,再次造成胎儿流产,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此后一段时间,海忠晚上没有再来骚扰我,我暗自高兴,以为自己的批评起了作用。令我做梦都没想到的是,有一天深夜,我起来喝水,发现书房隐隐透着灯光,里面似乎还传来粗重的喘息声。我非常奇怪:深更半夜的,丈夫到底在干什么?我轻轻推门走了进去,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只见海忠脸色潮红,正拿着男用仿真器具在疯狂地自慰……

  我感到一阵阵恶心,胃里翻江倒海,差点吐出来:“海忠啊海忠,你好歹也算个知识分子,怎么能干这样龌龊的事情?”海忠没好气地回敬我:“你那样冷酷无情,我不这样能怎么办?”

  我是知识女性,尽管理智上觉得海忠这样做情有可原,但感情上却实在难以接受。我是个追求完美的女人,在我看来,海忠这样做,和在外面找女人背叛我没多大区别。这不仅亵渎了我,也亵渎了我们的爱情!

  我再也不想与海忠在一起生活了,一看到他,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那恶心的场面。我不顾海忠的解释和苦苦挽留,搬到娘家去住了。海忠痛苦不堪:“好多男人在老婆怀孕期间都用这种方式解决问题,别人的妻子能理解,你为什么却如此较真?”我也明白海忠的解释,但就是无法原谅他……

  专家点评:

  把丈夫正常的生理需求和背叛相提并论,并且产生了“翻江倒海”般恶心的感觉,或许是因为艳芸在潜意识里有一种对男性生殖器的厌恶,甚至可能有轻微性洁癖,其实这也是不少女性无法经历性高潮的原因。艳芸的幼年,应该是没有接受过很好的性教育,这种心理障碍如果不能疏导,她既不可能正确面对丈夫的自慰,也不可能真正享受性爱的快乐。

  海忠的做法,既不影响他人,也不触犯法律,更没有在情感上远离妻子,他只是在用一种简单的方法宣泄自己的生理压力,这并没有什么可指责的。“自慰是在妻子怀孕期间丈夫解决自身需求的一种好方法”,这句话应该讲给妻子听,而且应该让她懂得和理解。

  性爱文化:古时性感销魂的三寸金莲

  脚在性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其实在更早时就有古人探索和实践过。在古人们的审美观里,三寸金莲是很性感的,能够激发他们的性欲。清代李汝珍在《镜花缘》中说:“缠足与造淫具何异?”千百年来,三寸金莲与中国人性生活,都有着不一般的关系。古人对“三寸金莲”的痴迷让现代人惊叹。

  三寸金莲是缠足给缠出来的。据一般说法,缠小脚最早开始于公元969~975年南唐李煜在位的时期,李后主的一个妃子别出心裁,用帛将脚缠成新月形状在金莲花上跳舞取悦皇帝。后来这个做法流传到民间,缠小脚之风渐渐普及到了百姓人家。但也有人认为,早在公元前770-476年的战国时期,就有了缠小脚的现象。

  妇女缠足的风气在清代康熙年间,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清朝统治者反对汉族女子缠足,康熙三年,康熙皇帝曾下诏禁止,违者拿其父母问罪。但此禁令仅颁布了四年就被迫撤销了。不仅如此,旗人女子也开始东施效颦。顺治皇帝曾下达“有以缠足女子入宫者斩”的禁令,也未起到效果。

  对三寸金莲的崇拜也体现在不少文学作品中,比如《聊斋》的很多篇章中都描摹了女性的小脚之状,以三寸金莲为美的。甚至,清代还有一个自诩为“香莲博士”的文人方绚,写了一篇题为《香莲品藻》的文章,把小脚划分为五式九品十八种。

  怎么样的一双金莲才是令人称羡的?流传最广的金莲七字诀为“瘦、小、尖、弯、香、软、正”。《肉蒲团》一书的作者——清人李笠翁则有香莲三贵“肥、秀、软”标准;方绚在《香莲品藻》中列出金莲三十六格“平正圆直,曲窄纤锐,稳称轻薄,安闲妍媚,韵艳弱瘦,腴润隽整,柔劲文武,爽雅超逸,洁静朴巧”。民国初年陶报癖《采莲新语》用“小瘦弯软称短窄薄锐平直”来品评,另有燕贤《小足谈》认为“瘦小香软尖,轻巧正贴弯,刚折削平温,稳玉敛匀干”。

  妇女缠足的风气在清代康熙年间,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清朝统治者反对汉族女子缠足,康熙三年,康熙皇帝曾下诏禁止,违者拿其父母问罪。但此禁令仅颁布了四年就被迫撤销了。不仅如此,旗人女子也开始东施效颦。顺治皇帝曾下达“有以缠足女子入宫者斩”的禁令,也未起到效果。

  对三寸金莲的崇拜也体现在不少文学作品中,比如《聊斋》的很多篇章中都描摹了女性的小脚之状,以三寸金莲为美的。甚至,清代还有一个自诩为“香莲博士”的文人方绚,写了一篇题为《香莲品藻》的文章,把小脚划分为五式九品十八种。

  怎么样的一双金莲才是令人称羡的?流传最广的金莲七字诀为“瘦、小、尖、弯、香、软、正”。《肉蒲团》一书的作者——清人李笠翁则有香莲三贵“肥、秀、软”标准;方绚在《香莲品藻》中列出金莲三十六格“平正圆直,曲窄纤锐,稳称轻薄,安闲妍媚,韵艳弱瘦,腴润隽整,柔劲文武,爽雅超逸,洁静朴巧”。民国初年陶报癖《采莲新语》用“小瘦弯软称短窄薄锐平直”来品评,另有燕贤《小足谈》认为“瘦小香软尖,轻巧正贴弯,刚折削平温,稳玉敛匀干”。

  至于在“承”的方面,即是把小脚分别在颊上、膝上以及阳具上抚弄,藉以提高性欲。“悬”,则是把女子缠足的布解开,再用此布把女子的脚倒悬在床台上,用以提升男人性欲。“捉”即是将女子小脚,放在男人脚上,然后逐渐抬高。“挟”是要女子把小脚紧抱在胸前。“推”是女子的两脚当作车柄,双手推握作推车状。“挑”是将女子的一只脚担在男人肩上所作的性爱动作。这种放一只脚在男人肩上的动作,也曾在《洞玄子》一书中出现,为许多男人所乐于采用。

  此外,用到舌头和牙齿的有“吮”和“舔”。前者是男人用嘴像吸母乳般地,吸吮小脚莲尖;“舔”是吻著小脚脚掌。“啮”是轻轻啮咬金莲;“咬”则是用力啮咬脚趾。

  《金瓶梅》中,西门庆用三根手指,拨弄赏玩潘金莲的脚趾,这叫“捻”。双手掬握叫“握”,还有“捏”,大拇指搔小脚脚板底叫“搔”。中指插人脚趾间的深沟里,轻轻摩擦叫“控”。

  “裹小脚一双,流眼泪一缸”,“三寸金莲”名字虽雅,但却是女孩子以健康为代价用血泪换来的。现代女子该庆幸,终于不用受这档子罪了。

保健品行业中,会务营销也好,体验营销也罢等一些行行色色的直销模式,并不能成为保健品营销中的主流模式了。
 
  今后的保健品怎么做,关键是心态要踏实,具有长远的战略目标和品牌理念,模式要创新。在宣传方式上吸引眼球,引发关注的除了新闻营销、事件营销外,其它的手段也非常多。
 
  中国13亿人口,70%以上都有亚健康症状,这么庞大的群体,不同的消费族群,城市农村带来的需求差异,如何寻求创新,激活
市场,真的可以大做文章。
 
  现代文明病也不同程度地影响着人类,包括快节奏综合症、网络综合症、空调病等,这方面也大有潜力可控。作为健康产业重要主体的保健品行业,业内人士预测保健品消费将由目前在GDP中2.5%的比重继续增加,进而成为国民经济新的增长点,由此,中国的保健食品市场有着巨大的潜力。
 
  全国31个省(市、区)都有保健品企业,生产最多的省(市)有110家,最少的仅2家,相差几十倍,并且北京、广东、山东、
上海、江苏、浙江这6个沿海省(市)的保健品企业总数约占全国一半,而新疆、宁夏、西藏、青海等中药材资源丰富的西部地区只有不到30家保健食品生产企业,这充分说明企业分布及资源的开发利用都不合理。
 
  除免疫调节、抗疲劳、调血脂、美容、减肥、改善胃肠功能等大容量保健品外,有些产品如营养补充剂、改善记忆、改善睡眠等,也有不断增长的需求,有的小类保健品如清咽利喉内年增长率达到20%,市场容量30多亿元,其中金嗓子喉宝年营销额6亿元。
 
  消费需求是无止境的,市场的机会永远是多的,未来,对保健品来说是道坎,关键看你怎么做了。难想象,众多从事保健品传统营销手法的企业正在遭遇凄惨、悲凉的局面。
 
  这其中包括曾经一度品牌红火、
广告招摇的大企业,如今出现了市场下滑营销萎缩的困境,试想,几年来一贯的顺风顺水,虽不至于高歌猛进,也不会面临如今的寒风彻骨吧,但严峻的现实客观的摆在眼前,那种面临新的市场形势,仍旧迷信广告拉动、终端推动的招数早就落伍了。
 
  除了多年来奉行的优惠、折扣、让利等保健品
促销手段外以及整天围绕代理商经销商转的工作方法已逐步被满足消费者真实的需求所采取的各种服务手段所替代。其实,说白了,他们没有真正去思考怎么打动消费者的心,怎么不断的让他们成为忠实客户。
 
  许多所谓的品牌企业营销广告是很凶也很猛,遗憾的是那些被广告引导的消费者正打算去购买或者已经产生意向性购买,可刚走出小区大门就已被别的厂家采取各种游击式的战术拦截掉了,你光强调在零售终端拦截,而别人在社区内外拦截,想想看,哪个更为厉害?
 
  事实上,这些保健品厂家,他们不花甚至很少花钱做广告,而把大部分的精力用在了揣摩盯人、邀约、召集小区居民上,他们的产品也许并不知名,但由于他们深入小区死缠烂打,工作细致到位,善于迎合消费者的心里满足和精神愉悦。
 
  整天“爸”、“妈”不离口的献殷勤,另外,还通过会务营销、旅游营销等其它五花八门的所谓服务营销,早就把消费者迷糊得云里雾里,因此,他们乖乖掏钱买上自己原本并不打算购买的一大堆产品,而且是可以用上好长时间,也就不奇怪了。
 
  保健品营销唯有迅速转换思路、改变作风,才能找到出路。否则,今后寸步难行。这话一点也不危言耸听。

  性心理障碍:男子当老婆的面“性骚扰”

  夏天是“公交色狼”活动频繁的时候。对于这些“公交色狼”,女同胞个个都恨得咬牙切齿,用“卑鄙”、“下流”、“无耻”这类的词来骂他们,都觉得不为过。然而,医生说,“公交色狼”的行为基本无关道德问题,他们是性心理变态。家人最好把他们带到医院去治疗。

  前不久,在一辆人满为患的公交车上,一名女子突然转过身来,恶狠狠地给站在她后面的男子一记响亮的耳光:“流氓!变态1车上大部分人都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一两个年纪较大的女性在旁边助威:“这种变态的就该打1

  车到站后,这名“公交色狼”被另一名年轻的女子拉下车去。她是他的女朋友,她感到自己的脸丢尽了,又羞又怒。以前她就发现男友有骚扰其他女孩子的癖好,他总是用自己的下身去摩擦其他女性的臀部,她讲过他几回,他老是说要改,但改到现在还没改过来,今天居然还当着自己的面干这等丑事!女子怒不可遏,拉着男友的手,直接把他拖到仙岳医院看玻

  仙岳医院心理科医生夏玉平告诉记者,该男子的行为是一种摩擦癖,和窥阴癖、露阴癖一样,都同属于性心理变态的一种,这类患者主要为男性。他们有一个共性,就是性格往往内向,不善于跟女性交往,而且本身也性功能低下。他们一般只是摩擦、偷窥、露阴,不会直接对女性进行强奸等侵犯行为。

  摩擦癖患者经常选择在人多的公交车上活动,被称为“公交色狼”,他们用自己的生殖器摩擦女性的臀部,从而达到性快感,有些患者还同时伴有手淫的动作。据介绍,这类患者有的明明知道不应该这么做,但他们自身的控制能力特别差,往往控制不了自己。他们极少有人会主动找医生看病,往往是家人发现了之后,才把他们押到医院来看病的。

  治疗这些性心理变态行为,医生一般采用“厌恶疗法”,在患者开始产生摩擦、偷窥、露阴等念头的时候,就给他们特定不好的刺激,让他们感到痛苦。如果患者及患者家属能够很好地配合,这种治疗方法一般效果不错。

  更多内容点击二色商城成人用品两性健康健康两性专题

上一篇:深夜享受舌尖带来的另类激情

下一篇:深夜如何开始完美的激情性爱

浏览过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