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二色商城, 您好 [请登录]   [免费注册]
成人用品商城
高档成人用品进口成人用品
成人用品网站

双方都无比舒适兴奋的性模式

发布日期:2016-10-01

  有些女子,配偶是她们最主要的性事教师和指导者;另一些女子,通过独自的反思和试验成就了她们的性智慧和技巧。她们的经验是多种多样的,但却都一次又一次地导向同一个结论:学会自我接受乃是学会做爱的基石,同时,她们的经验也道出了一些普遍的原则。

  做爱并不只是技术技巧的掌握?

  莎露是一位30岁的小提琴手,和凯文结婚时,她才23岁。她觉得别人都会做爱,就是她不会,为了使丈夫满意,她读了很多书去学习性交的技术。她每天晚上提出二三种不同的性交体位,心想这样凯文也许会满意。恰恰相反,凯文觉得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一天晚上便坦率地问道:“你是否喜欢和我做爱?”莎露感到很窘,想了想后也坦率地说:“不,不喜欢。”凯文问她:“你希望我做些什么改变来使你满意呢?”莎露顿然醒悟,问题的关键在自己这方面,做爱时只是刻板地按照书中写的程序去做,而不是按照自己的感觉、欲望去做,所以在整个做爱过程中,自己太紧张、太呆板了,根本没有享受到那种自然的欢乐。后来,他们采取了男方主动,女方被动的方式,她完全忘却了自己,放心地去尽情享受爱的欢乐。结果双方都感到很满意。由此莎露认识到一条新的做爱哲理:做爱并不在于你在做什么,而是你正感觉到什么。性生活的模式并非是单一的!

  除了夜晚床上那种常规的性生活之外,也可以有种种即兴的、非常迷人的性生活。莎露回忆道,有一天她刚刚淋浴之后,用浴巾围着身子,走进了客厅,凯文正坐在大沙发上看电视。当时莎露的心情很好,她偎依在凯文的怀里说着亲昵的悄悄话,继而开玩笑般地逗弄他,结果引来了一场极其热烈的一场性爱。虽然完全是即兴式的,但令人兴奋无比。莎露说:“我太高兴了,因为我看到自己拥有把他发动起来的魅力。事过之后。我曾对这次打破常规的性生活觉得有点不太妥当,但凯文说这样很好呀,太棒了。这使我对性生活又有了新认识。假如凯文对这次性生活略有微词的话,我会永远地把这种多样化的性生活模式埋葬。”

  虽然性教育专家们经常劝告人们不要给自己的性生活戴上这样那样的“桎梏”,但是一些偏见仍束缚着不少人。诸如男人一定要在上,过性生活就是要有性交;性交一定要有性高潮,否则就是失败,只有阴道高潮才是真正的性高潮,等等。以上这些好像都是“正规”性交的要素似的,违反了便是有什么毛病了。其实,这些并不是每对配偶每次性交的要素。“性生活”有着更广泛、更多的内容和模式,蕴含着无限的欢乐,等待着夫妻双方的探索和发掘。

  相互妥协也是一种做爱的技巧?

  安娜是一位26岁的室内装饰师,她有着一对丰满迷人的乳房,她自己也觉得乳房部的感觉是那么敏锐丰富,因此性生活中特别喜欢丈夫在她乳房上多下功夫。此外,她喜欢在某种特定的音乐中,用特定的姿势做爱。有一天,她的丈夫说:“我对于你所要求做的那些,并不感到多大刺激和兴奋!我对每次都如此这般感到厌烦了,希望能做些我喜欢的事。”安娜后来认识到,“相互妥协也是一种做爱的技巧”。

  当然,没有口头的交流,妥协是难以达成的。譬如,有的人喜欢在性生活中说些粗俗的亲昵话,但对方并不一定喜欢;有的人喜欢在性交中如此这般,对方却希望如此那般。假如双方把自己希望怎么做说出来,就有可能使双方都得到其所希望的。正像莉莎所说的:“假如我没有把这个提出来,他可能就不会去做,因为他并不知道我希望他这样做。”几乎所有受访的妇女都说,要达成双方沟通的“性谈话”,需要坦诚相告的勇气,也需要巧妙的表达艺术;需要双方的妥协,更需要双方的理解;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达到良好的沟通,得到所希望的结果。

  学习做爱意味着学习接受自己的身体?

  在公共场合,人们都会打扮自己,尽量做到衣冠楚楚,明艳照人,举止得体,彬彬有礼。但是,在床上,在做爱之中,难免会满身大汗淋漓,头发散乱,甚至发出难以自制的呻吟声。应当把这些超乎“寻常”的表现看成是“性趣”的一部分,是十分自然的、完全正常的,切不可以日常的举止容貌来作为判断标准。否则,必然会使你们的性欲、“性趣”,甚至性功能受到强烈的束缚和压抑,使原本应当热烈、兴奋的性生活变得冰冷、索然无味。

  婚外恋:远嫁美国那阴暗的四年

  提要:当出国或者外嫁国外不再是新鲜事时,浙江女孩小梅离奇的经历却又给那些急于远嫁国外的女孩们警响了警钟。四年内经历了四个男人,所生的三个小孩的父亲又分别是三个男人。1月3日,笔者在小梅痛苦的叙述过程中,感受到的是她的无奈和沧桑。

  学习上的强手,生活中的弱者

  1998年7月,年仅20岁的小梅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上海外国语大学。到国外去一直是小梅的奋斗目标,出国前掌握一门外语,是她报考外国语大学的初衷。小梅是家中的独女,女儿有高远的抱负,父母哪有不支持的。由于家境尚好,父母为了照顾她的起居生活,从初中到高中的6年里,特意为她请了一个保姆,小梅的洗衣做饭都有人伺候着。

  进入大学后的一周内,小梅每天给家里挂电话,一下子无法适应独立生活的她在电话里哭了。爱女心切的母亲没有办法,连夜乘车赶往上海。在母亲一个月的悉心照顾下,小梅才渐渐适应校园生活。在小梅大学的4年中,她的父母每隔两个星期就要去上海看望她。

  小梅一直生活在小城里,父母亲又都是有良好修养的人,在十多岁时,小梅就先后参加舞蹈、形体等训练,在中学时又学习过美声。因此在大学三年级时,已适应了大学生活的小梅,身影开始出现在校园的一些活动中。小梅记得很清楚,大学第一年的成绩不理想,她总结说是没有找到学习的方法,经过一年多的摸索,小梅的学习成绩扶摇直上。

  2000年10月,小梅在参加一次外语角的训练时,认识了来自美国的留学生詹姆斯。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小梅的口语得到了提升,詹姆斯的幽默和细心也打动了小梅。小梅将詹姆斯的有关情况向父母亲说了,父母亲不反对小梅继续同詹姆斯交往,但忠告小梅适可而止,还是要把心思用在学习上。

  2001年3月,詹姆斯带着玫瑰来向小梅求婚,在宿舍里强有力的詹姆斯吻了小梅,小梅倾倒在詹姆斯的怀里。当詹姆斯还想有所动作时,小梅拒绝了他并告诉他,在校期间不能越过底线。詹姆斯很不高兴,小梅告诉他在中国必须是这样。了解事情原委后的詹姆斯接受了这个约定。

  2001年7月,詹姆斯进修的时间结束了,离开了上海。回到美国的詹姆斯仍念念不忘小梅,经常打电话、写信述说离别相思之苦。小梅感觉詹姆斯是真心的。2002年3月,正当小梅在某公司实习时,詹姆斯又一次飞来上海。小梅正式将詹姆斯带回金华老家。在征得父母的同意后,詹姆斯住到了小梅的家里。

  2002年8月,小梅如愿拿到毕业证书,毕业前的各种应酬让粗心的小梅忘记自己已有数月没有来月经了。在母亲的陪同下去医院一查,已怀孕三个月,小梅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詹姆斯。为了能顺利出国,小梅自作主张做了流产手术,在家里一边休养一边等待詹姆斯的结婚手续。2002年9月,小梅办好了所有签证手续,在家人的护送下去了美国。

  “我的孩子呢?你这个骗子!”

  或许是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对生命的理解不一样,当小梅迈着轻快的脚步走下飞机,和等候在机场的詹姆斯热情拥抱之后,詹姆斯就问,“我们的孩子呢?”小梅说,“对不起,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放弃了。”詹姆斯耸耸双肩,愤怒地问为什么,小梅告诉他,是为了应付考试才出此下策的。但詹姆斯还是不理解,他认为生命高于一切,指责小梅不负责任,小梅伤心地哭了。

  到了费城之后,小梅才知道詹姆斯一家共有三人,父亲是一个小型超市的老板,弟弟还在大学里读书。詹姆斯回国后一直没有正式工作,由于善于交际,他偶尔也会在附近的教会接些短期工作,由于收入不稳定,詹姆斯基本上靠救济金过日子。

  在刚到费城的一个多月里,詹姆斯陪着小梅走了大半个美国,在商场也买了一些小梅喜欢的东西。当结束旅游回到家里,詹姆斯面对一大沓等待付费的消费单犯愁,虽然这些消费均可分期支付,但对没有多少积蓄的他来说也是一笔不少的数目。让小梅不能适应的事情还有很多,他们一家三口人从来不在一起吃饭,仿佛就是一幢大房子里住着三户人家。小梅来后,詹姆斯的父亲从来没有亲切的表示。有一次,小梅的房间里没有了白糖,她让詹姆斯向其父亲借一点,买来再还,但詹姆斯固执地说不行。为了应付旅游时提前消费的款项,小梅拿出了从国内带来的积蓄。有一次小梅肚子痛,上了医院,花了200多美元医药费。但詹姆斯就是不付钱,这让小梅很不高兴。詹姆斯说,你不是还有存款吗?

  这时小梅提出让詹姆斯出去工作,但他不同意,说有办法养活她。小梅在费城的日子过得索然无味,这对出国以求继续深造的小梅来说是一种打击,詹姆斯收走小梅的有关学历证书之后就对上学的事不闻不问了。

  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打破了这种宁静,小梅在她的日记里这样描述当时的心情,“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糟蹋我身体的竟然是我的小叔子,丈夫的弟弟”。

  那天中午,詹姆斯外出没有回来,午睡后的小梅起来后来到楼梯口的洗手间冲澡。突然她眼前一黑,一块布包了她的头,正当她醒悟过来遭到袭击时,头上一阵剧痛,她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等她醒过来时,才知是被小叔子强奸了。

  等到晚上,她将这事告诉詹姆斯,想听听他的说法。詹姆斯既没有安慰,也没有同情。面对丈夫的沉默,小梅决定报案,在她拨打警方电话时,詹姆斯制止了,这让小梅很是气愤。

  在忐忑不安中过了几天,小梅又被詹姆斯的弟弟强奸了。小梅打电话向警方报了警,警方到达后其小叔子跑了。在警方录口供时,詹姆斯赶到了,他在警长面前不知说了什么话,警方中止了笔录,詹姆斯随即将小梅带回家。在家里詹姆斯向她解释,其弟弟不是有意侵犯她的,是由于她太迷人了。小梅坚决要报警,但詹姆斯表示类似的事不会再发生了。

  这时小梅发现怀孕了,这件事情之后,詹姆斯的心态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小梅和詹姆斯之间经常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詹姆斯有时也动手打人。小梅心生悔意,在电话里向国内的母亲隐隐约约说了一些事情。由于怕父母担心,小梅不敢明说。不知情的父母还以为是小梅自己的原因,反而劝她一切事情慢慢来,不要心急。

  迫于生活的压力,詹姆斯开始四处找工作,他一有空就在报刊中寻找招工信息,对小梅明显有些冷淡。小梅提出要外出工作,但他就是不同意。詹姆斯早出晚归,让待在家里的小梅连上厕所都害怕,她害怕他弟弟的再次骚扰。詹姆斯想离开美国去第三世界国家打工,但小梅不同意,因为詹姆斯若离开,他们的婚姻就名存实亡了。

  随着积蓄渐渐用完,小梅的行动也受到了限制。由于时间差,小梅的父母打来的电话基本上都是在深夜,詹姆斯在身边,电话里又不好细说,但细心的母亲还是听出了端倪,他们先后又给小梅寄去了2万美元。小梅开始加紧入学的申请,想早点离开这个家。

  2003年10月,在煎熬中小梅产下一个女儿,女儿的出生给詹姆斯带来了几许快乐,他对小梅的态度也有所好转。生产后的小梅愈显丰满,其邻居见到小梅都会跷起拇指称她为中国美女,或者美女妈妈。初为人母的小梅,将所有的不幸和痛楚都化成了母爱。

  婚外恋,让她陷入困境

  自产下第一个小孩后,詹姆斯对小梅的态度时好时坏,动不动就发火,这种焦虑来自生活经济上的压力;第二个重要原因,他总担心小梅会不辞而别。他找借口收起了小梅的有关证件后,故意推迟申办绿卡等手续。

  一再要求,小梅终于可以外出打些零工,但对小梅跟其他男人的交往,詹姆斯总是不放心,他总担心小梅被骗。这时候的小梅还不想回国,她甚至想等办好入学手续后就跟詹姆斯离婚,她想在这里拿个硕士或博士学位后再回国,如果就这样灰溜溜回去她实在不甘心。

  正当小梅能逐渐平淡应付这种生活时,在一起打工的“阳光男孩”闯入她的生活。跟他在一起,小梅感到很轻松,他是小梅来美国后交的第一个异性朋友。他很同情小梅的遭遇,愿意帮助她申请有关入学手续。不久他们便有了鱼水之欢,每次詹姆斯打了小梅,小梅便会到“阳光男孩”的出租房同他偷情。他们打工挣的是钟点钱,劳动强度也很大,但只要“阳光男孩”一声招呼,她就会跟着他去。经过“阳光男孩”的努力,美国费城的一所文学研究所让小梅去试读。但由于詹姆斯的百般阻扰,小梅最终没有去成。詹姆斯也开始怀疑小梅在外面有了男人。有一次小梅从“阳光男孩”房间里出来,“阳光男孩”告诉她一个震惊的消息,詹姆斯曾经来找过他,说很爱小梅,希望他离开小梅,否则就会杀了他。听到“阳光男孩”有退缩的意思,小梅痛苦地离开了这个懦弱的男人。

  不久小梅又发现自己怀孕了,詹姆斯又显得很高兴,但小梅显得很忧郁,因为这个小孩可能是“阳光男孩”的。她借口经济拮据想放弃孩子,但詹姆斯说可以向教会申请补助,希望小梅留下这个孩子。怀孕了就没有外出的理由,詹姆斯开始将小梅紧紧地锁在家里,并将所有的窗户都装上了窗帘。大白天也要开灯,这时候詹姆斯开始喜欢玩一些暴力游戏,小梅稍有不从,便会遭到鞭打,打过之后,詹姆斯又向小梅忏悔。开始时詹姆斯一个月发作一两次,以后发展到一个星期一次,每次小梅的背部、腿部都被打得伤痕累累,伤心之余,小梅开始怀疑詹姆斯是有病史的。

  詹姆斯的弟弟出事了,证实了小梅的推测。詹姆斯的弟弟因为强奸一邻居妇女被警方监禁,结果不到四个月就被释放出来,在释放证上,小梅知道詹姆斯的弟弟是间歇性精神病患者,根据美国法律,可以保外就医。她从当地的报道中知道詹姆斯一家都患有这种遗传病,其母亲就是不堪忍受病痛的折磨自杀身亡的。小梅住的是三楼,为了防止遭到詹姆斯弟弟的袭击,他们在二楼到三楼的楼梯上安装了一道铁门。这时候的詹姆斯因为工作中遇到挫折也整天呆在家里,把寄养在教会的大女儿也接了回来,这段日子过得很辛苦,小梅自己也很消沉,她简直就是一个家庭主妇,成了詹姆斯的生活保姆。伤心的小梅告诉笔者,哀莫过于心死,心死是最可怕的。对她充满期望的父母无论怎样也想不到,在美国的她会是这副样子。

  筹路费,忍辱超市打工

  2004年的圣诞节,小梅生下了第二个小孩,在医院里,在护士的帮助下,她给父母亲寄了一张生产时的照片,在照片背面写了一句“爸爸妈妈我想回家”。粗心的父母以为那是一种单纯意义的想家。出院后,詹姆斯的病情有所体现,他有时会静静的坐在那里自言自语,有时候又像愤怒的狮子动不动就打人。为了小孩子的安全,断了奶之后,小梅将两个孩子都寄养在教会,并寻思着准备回国。

  詹姆斯这时已丧失了理智,一天到晚跟在小梅的左右。詹姆斯一天里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小梅一天到晚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怕失去小梅的詹姆斯不允许小梅外出打工,把她的衣服都收了起来,只允许她穿着睡衣在房间里走动。小梅趁詹姆斯不清醒时,寻找自己的护照等证件,但一直没有找到。有一天她在报纸的招工栏里看到,詹姆斯父亲的超市在招员工,小梅认为这是一次机会,他们夫妻俩一起给父亲打工,每小时4美元,有时还可以带回快过期的面包,小梅除日常开支以外,终于有机会存点钱了。

  小梅从和詹姆斯父亲的闲聊中得知,詹姆斯少年时曾经坐过牢,出狱后精神就有些失常,是教会看他可怜,收留了他帮他治病,并派他到中国留学。他以为詹姆斯的病已好,才同意他们俩结婚。詹姆斯的父亲认为,中国女孩来美国都不会安分过日子,所以对小梅也不冷不热,但经过两年的观察,看到小梅这么艰苦都能守住,对小梅表示了敬佩,并给予了帮助,让詹姆斯去住院。小梅以为这是公公善意的安排。当她将詹姆斯送进教会下属的一个救济站后,一天夜里,小梅遭到了公公的强暴,这时的小梅没有反抗,詹姆斯的父亲希望小梅给他生一个健康的孩子,事后他保证送她回国。他说他一生的错误就是生下了两个有病的孩子。不久,公公将护照等证件还给了她。

  在超市打工的日子里,也曾有过一次可以逃回国的机会。那天有一辆旅游车,刚好在超市附近出了车祸,警方找小梅做了笔录。在警局里,小梅听到导游和伤者说着汉语,一搭讪,居然发现这个代表团原来是浙江海宁的。异地遇到老乡,小梅忙前忙后,陪着他们办手续。这个旅游团负责人叶某很高兴,告别时问小梅有什么东西可以带回老家。一句话让小梅热泪盈眶,小梅简单地说了自己的遭遇,希望叶某能帮忙去金华一趟,告诉他的家人她想回国。这位负责人很认真,事故处理完毕后,又来到小梅的超市感谢她,另外他还想再了解一些情况。

  小梅将一封信交给他带回金华。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公公的眼睛,他将小梅看得更牢了。小梅一边吃着避孕药一边与之周旋,公公发现后将避孕药收了起来。

  小梅的父母收到小梅的信之后,才推测小梅遇到了麻烦事。因为在这之前,他们也曾给小梅去过信,但小梅均没有回复。打电话却被告知禁止呼入。詹姆斯曾在一封回信里说,他们准备搬家,新的地址到时再告知,他们总以为是搬了新家,事情忙没有回信。以前通电话,有事没事小梅都会哭,父母总以为那是女儿想家,哭过就会好的。善良的母亲还以为经常打电话触动女儿想家的神经,还不如不打,等小梅生活习惯了,再长大一些就会好了。

  小梅的父母收到信后,又跑到海宁去核实,听完旅行社叶某的叙述之后,开始担心,并准备实施营救。小梅的父亲50多岁,为了小梅,一个月的时间里头发都愁白了不少。他很自责,以他自己的社会关系和女儿的成绩在金华随意安排一个工作不成问题。出国反而让女儿受苦,这是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呀!

  不久,小梅父亲的一个朋友去美国公干,转机来到费城,终于在沙连的一条小街里找到小梅。小梅向他叙述了自己的种种遭遇。这位朋友提议向大使馆求救,并且帮她咨询华人律师。这位华人律师表示在必要时会提供帮助。

  更多内容点击二色商城成人用品两性健康健康两性专题

  男性性心理:男人为何迷恋女人的性感小内裤

  对男人们而言,完全脱光裸露的女性,远不如穿着性感内裤的女人来得性感,基本原因可能在于人类对于和排泄器官靠得太近的性器官,有一种欲迎还拒的矛盾心态,加上文化制约,人对性器产生羞耻感。

  经此一役,就登堂入室,正式由幻想进入实境。所以,女内裤在性诱惑的程度上,处于最强烈状态,此胸罩有过之而无不及。

  内裤让男人神驰想像

  内裤一如胸罩,也是蕾丝、雕花、镂空、透明或半透明,目的在制造一种眩惑,让女人为自己的身体迷恋,让男人神驰想像、兴致勃发,必脱之而后快

  内裤是覆盖性器的一小块布

  内裤,说穿了,是覆盖性器的一小块布。女人穿着它固然是为了卫生、保护和安全感,但同时也像胸罩般满足自恋与诱惑异性。因为,如果纯为了保健与安全,就不必在内裤上花这么多工夫了。

  为什么有恋物(内裤)癖的男人

  此外,威力最大的,是让男人们在一种偷看心理中,满足对那件半透明或全透明布料之内隐约可见的一片黑云所带来的整体形状想像。这也是为什么有恋物(内裤)癖的男人,会去偷女性内裤或买“原味内裤”来过瘾的原因了。

  性感小内裤男人性想像的商品

  当代发明的性感小内裤,已完全脱离实用性,而变成纯为了满足男人性想像的商品。小内裤小到T字型,中间还有裂缝成小洞,让男人从缝中或洞中偷窥,比完全不穿整个裸露更要煽情、刺激而富色情的快感。男人看到的不是真实的女体,而是自己的欲望。

  喜欢秘藏那些曾经包裹女性的内裤

  他们喜欢秘藏那些曾经包裹女性的内裤,暗地幻想性器之种种,超过喜欢直接看到或触及性器本身。

  穿内裤绝不止是为了保健和安全

  于是,女人对选择买什么内裤和每天穿什么内裤便乐在其中了,她们明确知道,穿内裤绝不止是为了保健和安全,还为了随时可能突然需要刺激男人并且被脱的情况作准备。

  更多内容点击二色商城成人用品两性健康健康两性专题

  老婆进入高潮时,像只猛虎似的!

  一男子口述:妻子是教师,平时文静温和,对他也很体贴,但是当妻子在每次性生活快进入高潮时,喜欢抓咬自己,按理说她不该在那个时候对自己“痛下毒手”。

  他也曾经看过一些关于性心理的书籍,发现他妻子很像书上所说的性虐待狂,更让他不理解的是自己好象对妻子虐待并不反感,甚至很兴奋。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听人说虐待狂会愈演愈烈,要趁早治,所以他就写信咨询。

  真正的爱是畸形的吗

  要回答上面这位朋友的疑问,我们不妨先来看看中西方是如何看待爱的表达方式。西方有一句格言说“真正的爱是畸形的”。尽管我们中国没有这样的格言,但却有一条民谚叫做“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是祸害”。这二者虽然出自不同的文化背景,但反映的现象都是一个:爱可以用非爱的方式表达出来。

  夫妻间在性生活中有一些粗暴行为,不仅不反常,而且很正常。国外有人调查,在美国有5%-10%的夫妻过性生活时出现过抓、打、掐、挠等行为,并能从中得到很大乐趣。如果说这些行为与性虐待有些类似,也只能说是“戏近”,双方都很有理智,掌握着分寸,不像性变态者那样追求不堪忍受的境遇,所以也就不会像性变态者那样给对方带来真正的伤害。

  所以上文的那位朋友的担心是没有必要的。但他们的困惑却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恩爱夫妻为什么不能用温柔的方式来做爱,而是要用近乎暴力的手段来过性生活?

  为什么用暴力而不是温柔

  的确,这正是问题的实质所在。在日常生活中,感情深厚的夫妇是不会用粗暴手段对待对方的,甚至说一句粗话都怕伤了对方的心。但到了过性生活的时候,事情往往就变得不一样了。为了追求强烈的快感,就必然要求性行为要有一定的力度,比如很多男人像上文那位女青年的丈夫一样喜欢变换多种姿势,将阴茎更深地插入阴道,不一定是因为这个动作就能带来更大的快感,而是因为通过有力而剧烈的动作,能加剧快感的升级。

  在性健康咨询中,我们发现,在粗暴的性行为中,“咬”这个动作是比改普遍的。有人说,不管是男咬女还是女咬男,都是想给对方留下印记,这种解释很多人都觉得不妥。有学者认为这是因为,亲吻是最普通的爱恋动作,在性生活的准备阶段中也。经常使用。随着性快感的升级,这个温柔的动作显然就变得缺乏力度了。当人们爱的感情加剧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不知道怎样才能表达自己的感受,就会自然地把亲吻升级为咬啮。

  有一个调查结果显示,在性生活中来用抓、咬、掐等动作的人,女性明及多于男性。因为男性作为性生活的主动者,具体操作是由他来完成的,如果他觉得有必要加重刺激,完全可以把力气使在性交动作上。女性则没有这个便利条件,她们虽然可以用主动精神来参与性生活,但一到具体行为上就只能接受与等待。当她们觉得需要表达强烈感情时,就会另辟蹊径,抓、咬等动作就在所难免。

  更多内容点击二色商城成人用品两性健康健康两性专题

上一篇:双方结合更紧密的性技巧

下一篇:双方都达到性高潮的方法,你知道吗?

浏览过商品